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技巧案例-论建筑企业增值税纳税筹划

2021-03-13 09:58


   随着我国的发展,营改增的推动与实施促进了我国税收体系的公平与公正,推动我国税收体制的进步与完善。营改增的实施也使得大批企业开始重新审视自身的税收筹划与管理,规避营改增政策调节而带来的税收负面影响。建筑施工企业是一个多行业穿插结合的所在,营改增的推动与实施让建筑行业成为了关键行业。正视改革,建筑施工企业不仅需要加强自身的运营管理、内部控制,还应当保证企业内部的增值税税负能够趋于平稳甚至是下降,尽量得到国内税制重大改革所带来的红利,在法律的约束框架内,建筑施工企业应当自发的进行增值税税收筹划便成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课题。

 
  本论文以“营改增”实施后的相关财税政策与法规,根据纳税筹划与增值税筹划的基本理论,以C集团为研究对象,分析了C集团的增值税筹划的现状与所存在的税收问题,根据C集团的实际情况,对C集团进行税收筹划,分别从供应商、第三方、甲供材、人工成本、机械设备、定价策略等方面制定了相关的筹划方案,通过上述方案给出了C集团的税收筹划选择思路与相应措施。目的是为了C集团增值税筹划的实施提供筹划蓝图,使得C集团能够在未来的经营过程中降低增值税税负,增加利润空间,为其谋得更好地发展。
 
  我国于2016年5月开始全面实施“营改增”税制改革,其涉及到建筑行业、房地产行业、金融服务业等等。在“营改增”政策实施前,国内采用了最传统的税收方式——营业税,由于营业税的征收方式,在企业生产经营期间的各个环节征收营业税,对公司企业而言,造成了多环节的重复征税,企业税负重,给企业的经营发展带来了阻力与附担。增值税作为我国第一大税种,“营改增”后,增值税从2019年4月1日后建筑行业的增值税税率现调整为9%。建筑企业在我国经济中占有的主要地位,营改增对建筑行业的影响也势必会影响我国经济行业的相关发展。由于建筑行业利润率低,增值税改革税率下调后减轻了建筑企业的税负,帮助其扩展盈利的区间,激励企业自身发展。但“营改增”政策对建筑行业而言也有较大影响,建筑企业内部税负不均在部分无进项税可抵扣。对部分建筑企业而言,税负依然较大。增值税纳税筹划对于建筑施工企业而言仍然相当的重要,合理筹划规避税务风险、提升建筑企业的盈利空间,保障企业的利润水平。
 
  2建筑企业增值税纳税现状分析
 
  由于我国建筑企业内部存在税负不均的问题,部分环节无法将建筑业的应税服务项目进行进项税抵扣。通常情况下,我国建筑企业在建设施工期间会涉及到多个参与施工的单位,大多数情况下,参与建设的施工单位会涉及不同的建设项目,该环节就容易导致税负的差异问题。与此同时绝大部分建筑施工企业的业务经营范围存在多样化的特点,不但可以通过工程项目参与施工业务,而且往往还要承担提供运输并上门进行安装的服务。而这些服务往往都是由建筑施工企业的各部门负责,这些情况又无法开具增值税专票,无法对进项税进行抵扣。除此情形,建筑施工企业往往存在资产负债率高,流动资金不足资金周转紧张等问题,这些问题通常会在工程建设期间形成拖欠税款、工程款等各类问题,造成企业税负大、资金紧张短缺。在某些情况下尽管有可能在短期内收回工程款项,但往往还是无法满足工程进度的要求。让建筑企业迎来了较大的挑战。
 
  2.1建筑企业行业特点
 
  税改之前,原营业税税率为6%。如今营改增税收政策实施后,建筑企业增值税税率在不断调整,从最初的11%增值税可通过进项税专用发票进行抵扣,但由于建筑施工企业往往存在企业财务管理不严格、部分项目取得增值税专票困难,往往在无形中给建筑企业加重了税负。
 
  建筑施工企业的主要是负责构筑、组建、安装等多方面的生产经营活动,其具体的形式有项目施工、建筑安装、装饰装潢等各种工程。建筑物作为公民日常使用的工具,其建筑物本身也可想作为消费品。现阶段绝大部分建筑企业已处于行业产业链的末端,由于上游的许多行业将自身不合规的行为堆积到了建筑行业,以至于建筑行业成了不太规范的兜底企业。例如,大量供应商在销售混凝土、机器设备、原材料、设备租赁等行为难以全部合理合规的纳税。建筑施工企业面临较大的税务风险。
 
  从会计核算角度,建筑施工企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项目通常自动程度不高,工作效率较低、行业的利润率较低、对体力劳动需求较大,员工流动性很高。况且员工构成主要以农村务工人员居多,文化素质较低,税收及其他法律意识淡薄;项目中原材料的取得往往零碎,很难取得符合法规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工程项目中的成本核算难度高;针对跨月、跨年的工程款分次分期结算的情况较多,导致了会计核算繁琐;某些大型建筑集团企业采用了母、子公司的经营方式,涉及到跨国经营、异地经营、汇总纳税等事项。
 
  2.2建筑企业增值税税负现状及涉税问题
 
  建筑企业的建筑服务是指各类建筑物、构筑物及其附属设施的建造、设备、设施、装饰、修缮、管道、线路等的安装以及其他工程作业的经济活动。其包括建筑工程服务、修缮服务、装饰服务、修缮服务和其他建筑服务。建筑企业的一般增值税税率如今调整为9%,小规模纳税人适用征收率3%,原营业税存续期间营业税会计入建筑物、构筑物的建造成本。一般纳税人和小规模纳税人的划分标准时根据纳税人年应税销售额的大小和会计核算的健全水平来划分的。自2018年5月1日起年应税销售额大于500万元且会计核算制度健全可认定为一般纳税人,反之则为小规模纳税人。
 
  2.2.1营改增后建筑企业人工费用增值税税负增加
 
  建筑施工企业在进行项目施工期间会产生较大的人力成本,现目前人力资源主要由第三方的劳务单位提供。目前人工费占其项目总承本比重的25%-35%。营改增前,根据原营业税的相关规定,总承包公司可以抵扣建筑劳务公司开具给总承包公司3%的营业税发票,即人工费用的税负为0“营改增”政策实施后,对于一般纳税人的劳务公司,其人工费用税率由3%变为9%来计税征收。总承包公司提供给被服务主体是税率为10%的增值税普通发票,人工费整体的税负提升1.8%【(9%-3%)*30%】。即营改增后,建筑公司人工费用整体税负增加1.4%-1.8%。同时劳务收入在增值税的税率也发生了重大改变,现行增值税税率降低为9%进行核算。对于劳务派遣单位来说无法抵扣进项税额,也不能独立承担更多的增值税,这样就使得通过提高劳务收入来降低甚至是转移税务的压力,将大量的税负转移到建筑施工企业。
 
  2.2.2预收款项对建筑企业所带来的税负影响
 
  项目施工前期雇主会预付工程款,雇主在支付给建筑企业工程款后,往往会要求建筑企业企业开具增值税发票。因项目尚未开工进行,进项税无法抵扣,但预收工程款往往作为增值税应税收入,直接纳入增值税纳税范畴。与此同时工程项目开工后产生的随机成本也导致无法取得增值税专票;施工过程中也很难取得对等的进项税专票,购置、租赁大型工程机械设备又难以取得足够足额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企业在施工过程的税负就显得尤为明显。除此之外,增值税与其他税相比又存在较为明显的不同之处。建筑施工企业的收入不包括增值税,施工企业的经济效益再次被降低。原建筑行业营业税为3%,在“营改增”政策实施后税率现调整为9%,建筑企业的收入实施价税分离,则建筑施工企业的合同收入比原先的营业税制度下下降3%或9%。现行业平均利润率为4%。由此可见,如果建筑施工企业无法合理合规的控制或降低工程项目成本,其企业的利润空间会被进一步的压缩。
 
  2.3建筑企业增值税税收筹划的必要性
 
  2020年作为全面营改增增值税税制改革的第4年,建筑行业的增值税税率从最初的11%调整到如今的9%,原营业税存续期间营业税会计入建筑物、构筑物的建造成本。现如今转变为企业的税负得到减轻,但与营业税时期的税负相比,其税负压力对许多建筑企业而言依然存在,从表1可以看出建筑行业的税负。
 
  表1
 
  地区利润总额税金总额应纳所得税税金及附加应纳增值税
 
  重庆3243603301926661350710860961319963
 
  广东4037660434325389757711175222328154
 
  四川2409180340435959325012662891544821
 
  云南15227131778539347832572174858533
 
  陕西11380751536681222858556199757624
 
  湖南1984765315267142473214172371310702
 
  山东4219058399258394712811634701881985
 
  新疆539559749971164282201354384336
 
  贵州854221952866176212229883576771
 
  (资料来源:2018中国建筑年鉴)
 
  根据表1可以看出,建筑行业的各个企业税负繁重,如不采取合理有效的税收筹划方案,建筑企业的利润会受到较大的冲击,对企业的盈利会造成不小影响。为了提升企业的盈利空间,增值税纳税筹划就显得尤为重要。增值税筹划意义主要体现于如下几个方面:一、增值税属于价外税,其企业营收不包含增值税在内;二、增值税的征收与抵扣需使用统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使用专票方便企业统一管理合理抵扣销项税额。三、增值税的缴纳透明度极高,随着金税三期系统的完善,其销项税的产生、进项税的抵扣、增值税的缴纳有理有据,税款的缴纳也更加方便。建筑企业实行“营改增”政策后增值税的筹划空间进一步加大,通过合理的增值税筹划方案,降低建筑施工企业的税基,及时了解各类税收优惠措施规避纳税误区,降低企业的税收负担。上述几个方面都能体现出纳税筹划的意义,合理避税尽可能的给企业带来更多的发展空间,为企业注入新的活力。
 
  3C集团增值税筹划方案构建
 
  C集团是国内专业化经营历史最悠久、市场化经营最早、一体化程度最高的建筑房地产企业集团之一,拥有从产品技术研发、勘察设计、工程承包、地产开发、设备制造、物业管理等完整的建筑产品产业链条,是国内唯一一家拥有“三特”资质、“1+4”资质和建筑行业工程设计甲级资质的建筑企业。
 
论文技巧案例-论建筑企业增值税纳税筹划
  3.1C集团及其增值税问题
 
  C集团作为大型国有建筑施工企业,位居中国500强2019榜第三名、世界500强2019榜第21名。2019年C集团年度营业收入达到14198.36亿元、年度营业成本达到12622.26亿元、年度净利润632.05亿元、年度应交税费593.68亿元,其中增值税占比的税负不低,与此同时营业收入随着施工主体、主业的规模日益扩大,加之建筑企业通常有项目地域分布广、生产环节众多、生产周期长、部分生产步骤复杂等特性,“营改增”增值税税制改革给C集团的主营业务税务管理带来了一定的困难。一般来说,增值税税率的高低直接决定了企业的税负。
 
  表2.C集团主营业务营改增前后增值税适用税率对照表
 
  主营业务营业税适用税率增值税适用税率房屋建筑工程 3% 9%
 
  基础设施建设 3% 9%
 
  房地产开发与投资 5% 9%
 
  勘探设计 5% 6%
 
  (资料来源作者整理)
 
  (1)C建筑企业施工项目数量大、类型多,生产繁琐、周期长、税务链条长,基层财务分散、管理难度大,执业规范不统一,流程多而不规范、不一致,各项目财务标准、财税制度差别大,目前仍然难以真正有效的贯彻落实,会计信息、税务信息、内部控制的质量仍然存在许多方面的上升空间。
 
  表3.C集团营改增后2018年12月-2019年5月增值税税额(单位:万元)
 
  项目金额适用税率税额
 
  销项税额计算:
 
  房屋建筑工程 93063450.7 10% 9306345.07
 
  基础设施建设 33186335.6 10% 3318633.56
 
  房地产开发与投资 25493428.2 10%2549342.82
 
  减:土地出让金 7648028.46 10%764802.86
 
  勘察设计 1232791.2 6%73967.5
 
  销项税额合计 16013091.8
 
  进项税额计算:
 
  材料成本 38177715.9 16% 6108434.54
 
  分包成本 44720195.8 10% 4472019.58
 
  新增固定资产 9630538.1 16% 1540886.1
 
  进项税额合计 12121340.2
 
  应纳增值税: 14800751.6
 
  (资料来源:C集团2018-2019财务报告整理及作者计算)
 
  根据表3数据可得出,企业增值税税负较大,增值税筹划仍有提升的空间。
 
  (2)建筑集团性质的企业其财务管控难度大、财务人员的职能履行困难,虽然C集团早已实施了二级、三级子公司财务总监委、分公司(项目)财务负责人由各个子公司委派的制度,但是分散于不同地区、跨区域的子公司、分公司,项目部没有统一的标准与规范进行协调,企业依然难以对业务前端有效监督与策划,企业关键风险点仍然容易存在漏洞之处。
 
  (3)缺少业务信息支持,财务信息容易滞后。企业财务人员通常只能进行事后分析,而且容易经常出现信息滞后现象。财务人员很难走到业务前端、深入业务中端进行相应的决策支持,是企业发展的束缚点,导致“财务、税务、业务、资金”之间存在脱节,在事件期前期中无法及时控制风险。
 
  3.2C集团增值税筹划方案设计
 
  针对C集团所面临的一系列增值税问题,现根据C集团自身经营情况为C集团设计了一系列的增值税纳税筹划方案,C集团可根据自身需求选择相应的筹划方式。
 
  3.2.1纳税人身份的筹划
 
  在实施营改增政策后,建筑施工企业的工程项目有简易计税方式与一般计税方式。在两种计税方式下,企业可通过自身情况计算税负临界点。
 
  假定合同价格为X,C集团采购原料取得进项税为Y,在一般计税法下应纳增值税为X*9%/(1+9%)-Y=8.3%X-Y。在简易计税法下应纳增值税为X*3%/(1+3%)=2.91X通过计算能得出两种方法的临界点:
 
  8.3%X-Y=2.91X,则Y=5.39X,可得出选择方案
 
  C集团采购工程材料能够取得的进项税额Y>5.39X时,选择一般计税法最好
 
  C集团采购工程材料能够取得的进项税额Y<5.39X时,选择简易计税法最好
 
  另外C集团采购工程材料大都都是与规模纳税人处采购,绝大多数情况下都能取得增值税专用发票。C集团选择一般计税法更有利企业自身。
 
  3.2.2纳税时间的筹划
 
  纳税时间筹划主要是为了合理利用企业资金的时间价值,建筑企业纳税人的纳税义务发生时间为纳税人发生应税服务行为同时收讫销售款项或取得索取销售款项凭据的当天,先开具发票的,为开具发票的当天;采取预收款项方式提供应税服务的,纳税义务为收到预收款项或合同约定收款日期的当天。企业在解读纳税时间的同时应考虑自身现金流的情况,在未收到工程款项时不开具增值税专票,若到达合同约定的收款期限,但未能收到工程款时,可通过变更合同的收款日期规避纳税期,由于C集团作为增值税一般纳税人,通常以一个月为纳税期,根据相关规定,自期满15日内申报纳税,C集团可在最后几天的申报期内进行申报,递延所产生的银行存款利息可满足企业自身的部分需求。
 
  3.2.3成立相关的设备租赁公司
 
  C集团作为建筑行业的龙头企业,其资金链雄厚、规模庞大通过成立设备租赁公司可以较为有效的处理外部租赁无法获取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问题,有效抵扣增值税进项税额。对于建筑施工企业而言,将立足于自身实际发展,充分考虑企业内部工程项目分布情况,在项目集中区域内成立设备租赁公司,由于该集团统一购买施工设备,并且为周边地区施工企业提供施工设备,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这样能够由建筑施工企业直接进行进项税抵扣。
 
  例如:C集团下属有一固定资产租赁公司,其承接各项固定资产租赁服务,现租赁公司决定采取出租塔吊,现有两种租赁方式可供选择,方案1:塔吊一座配备操作员,收取不含税租金收入50万元;方案2:出租塔吊一座(不配备操作员)收取不含税租金收入40万元。
 
  方案1:应纳销项税:50*0.09=4.5万按照建筑服务计税:
 
  方案2:应纳销项税:40*0.13=5.2万按照有形动产租赁服务计税
 
  通过上述案例分析得知两种租赁方式的税率差距达到4%,建筑企业在成立相关设备租赁公司时,可以优先考虑配备相应的操作人员,尽可能的降低建筑企业税负。
 
  3.2.4合同拆分筹划
 
  EPC是指建筑施工企业对勘探测量设计、工程物料采购、施工、建筑安装等多环节的建筑工程项目承包。EPC项目往往需要具有总承包资质的大型建筑施工企业承揽整个建设工程的施工、采购并对所承包的工程质量、安全、工期和造价等负责全面的责任。EPC合同的优点是:清晰的法律关系,明确的责任主体,建设方风险转移,流程整合的优化,目标更加明确统一。此外,EPC业务往往会涉及多个不同地增值税税率项目,勘探测量设计适用6%、工程材料销售13%、建筑安装9%,又因根据增值税征收相关规定,增值税纳税人同时提供适用税率不同或征收率的应税项目,未分别核算销售额从高适用税率。如果EPC总承包合同只有一个总价,那整个合同就按照13%的最高税率进行纳税,大幅度的增加了建筑施工企业的税负。
 
  针对EPC模式指出应在合同中明确设计、建筑安装的分包以及工程设备等的各部分的具体金额,是纳税筹划的关键,针对EPC合同,建筑企业可与建设方进行协商,对EPC合同进行适当拆分,拆分为工程设计、材料采购、设备采购以及施工安装等的多个独立的合同,再分别与建设方签订。通过合同的拆分,各类业务分别按照不同的税率计算缴纳增值税,以达到降低税负的目的。
 
  例如C集团承接一笔EPC合同,总价款为3000万元(不含增值税)集中设计款500万元,材料设备款1500万元,工程款1000万元。
 
  未分别核算情下:应缴纳增值税3000*13%=390万元。
 
  对合同进行分拆,按照不同的业务对应的税率进行计算,
 
  应缴纳增值税500*6%+1500*13%+1000*9%=315万元。
 
  通过业务拆分可降低建筑企业应缴纳增值税额:390-315=75万元,有效的降低了税负。
 
  3.2.5人工成本的筹划
 
  建筑行业的人工成本在总成本中比率约20%-30%,是重要的成本支出之一。人工成本一般有直接人工费、劳务派遣费等。通常建筑企业发生的工资、福利费等直接人工费用不能进行抵扣,对建筑企业的税负造成一定的影响。建筑企业在用工问题可以与建筑劳务公司、劳务派遣公司签订合同,适用税率6%(参照商务辅助服务中的人力资源服务计税)同时对大型的建筑集团公司,可以筹划分设一家建筑劳务子公司,实现人工劳务成本的进项税抵扣,以降低集团整体的税负。
 
  例:C集团在某安装项目上人力短缺,现有三家劳务供应商可供选择:具有一般纳税人资格的劳务分包企业A需支付100万元可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小规模纳税人资格的劳务分包企业B需支付72.1万元可请求税务机关代开发票;小规模纳税人资格的劳务分包企业C需支付60万元不能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
 
  方案1从A购买可取得进项税额:100*0.06=6万元
 
  方案2从B购买可取得进项税额:72.1/1.03*0.03=2.1万元
 
  方案3从C购买可取得进项税额:0万元
 
  通过上述案例分析优先选择具备一般纳税人资质的建筑劳务公司
 
  3.2.6机械设备采购的筹划
 
  机械设备是工程施工成本的组成部分之一,营改增后,建筑施工企业对机械设备的购置和租赁可进行有效规划,提高进项税的抵扣,帮助其降低增值税税负。
 
  合理地制定机械设备采购计划方案。一是有先选择纳税人供应商,可获取13%的增值税进项税发票。通过对已有机械设备供应商、建筑安装承包商进行梳理,在采购与招投标的过程中,优先选择一般纳税人,淘汰小规模纳税人。或者与小规模纳税人进行议价,同时并明确要求小规模纳税人提供运费等增值税专用发票,二是对固定资产的采购进行统筹安排,采购固定资产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可以用于进项抵扣,一定程度下可以降低企业当期税负。通过对公司不同的项目、部门及用途所需的固定资产开展筹划,制定合理的购进计划,可实现固定资产进项税额的有效抵扣,三是全面统筹年内固定资产的投资计划。签订合同前规划不同期间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取得,尽可能的降低营业年度内税负不均匀的现象。
 
  例:C集团需采购一台大型机械设备,现有三位供应商可供选择,供应商甲为一般纳税人报价900万元可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供应商小规模纳税人乙报价515万元可开具3%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供应商丙小规模纳税人报价400万元不能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
 
  方案1:从甲处购买可取得的进项税税额:900*0.13=117万元
 
  方案2:从乙处购买可取得的进项税税额:515/1.03*0.03=15万元
 
  方案3:从丙处购买可取得的进项税税额:0万元
 
  另外通过增加智能机械的投入,建筑施工企业可以通过引进智能机械增加固定资产的进项税抵扣,同时通过提高自动化水平可以减少相应的人工成本(劳动力),其可达到降低税负的目的。
 
  3.2.7材料采购的筹划
 
  对于建筑施工企业而言,在采购材料的流程中不应仅仅考虑价格问题,还要将采购价格进行多方面的比较以及与增值税可抵扣的进项税额进行综合分析,以此来比较评估企业的增值税税负与材料采购成本。从一般纳税人处购入原材料可抵扣增值税进项税额,而从小规模纳税人处购进原材料因采用的征收率则不可抵扣增值税进项税额,所以往往小规模纳税人在报价方面与一般纳税人相比有价格优势,因此建筑企业需要从多角度考虑采购方案。
 
  例:C集团中标某项目提供建筑服务将取得不含税收入为1000万,目前有三位供应商可供选择X一般纳税人,采购价格为600万,可出具13%的增值税专用发票
 
  Y小规模纳税人,采购含税价格为515万,可出具3%的增值税专用发票
 
  Z小规模纳税人,采购含税价格为450万,无法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
 
  方案1:应纳增值税:1000*0.09-600*0.13=12万
 
  方案2:应纳增值税:1000*0.09-515/1.03*0.03=75万
 
  方案3:应纳增值税:1000*0.09=90万
 
  根据对三个方案的分析,通常而言在一般纳税人供应商处采购对C集团而言最为有利,虽然小规模纳税人供应商有价格优势但由于其抵税效率不及一般纳税人,一般情况下不予考虑。
 
  4C集团增值税筹划效果评价
 
  通过对集团内的税务管理部门优化,加强发票的管理、提升相关税务人员的专业素养、及时防范并控制税务风险,其通过对定价策略筹划控其销项税额,保障企业集团的利润率,在供应商、机械设备、甲供材、人工成本的筹划上尽量争取获得更多的进项税额,C集团在税务管理方面得到优化,其自身的财务核算也能够更加的完善。
 
  C集团通过完整健全的税务筹划机构,从公司管理层、业财一体化等多角度提高了税务管理的意识,通过聘请行业中知名的税务专家作为集团顾问,并增配税务风险管理人员与税务人员的方式,扩充税务管控与筹划队伍,改进以及完善日常税务筹划,提升企业应对税务风险的能力。
 
  C集团通过制定严格的增值税发票管理办法,对日常经营活动中所产生的发票如开具的时间、收取的时间、发票的传递及进项税认证抵扣做出细致的规定。对业务采购、销售人员开展税收筹划知识培养,强化发票保管、防范发票遗失、抵扣风险,确保增值税进项税额能足额有效抵扣,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税务风险。
 
  C集团通过强化销项税额的管理,有效的降低了企业增值税的税收负担。通过全面综合地考虑区域市场的项目成本费用以及竞争对手、战略目标等因素,依据项目加权平均进项税率对投标报价进行适当调整,对销项税额进行预估,最终选择出投标的报价,其提高了集团收入的质量,减轻了集团的税收负担。定价策略从总价上对销项税额进行控制,进而实现集团现金净流量的最大化。
 
  C集团通过综合选择供货商、机械设备、人工成本和甲供材这几个方面优化进项税额管理,确保进项税额得到足额有效抵扣,降低企业成本。在供应商选择时,比较综合采购成本,相同条件下首选一般纳税人,次选为税务局代开的小规模纳税人;不同成本条件下,筛选出三类供应商中各自的最低报价者,分别计算三者间的平均报价,据此选择综合成本采购最低的供应商,以保障实习企业利润的最大化。在人工劳务上,通过与劳务企业签订第三方清包工合同方式进行劳务外包,取得增值税3%的进项税抵扣,同时通过引入高度智能化的机械设备提高当期可抵扣进项税税额,降低相应的人工劳动力的支出,从而实现降低增值税税负的目的。
 
  C集团通过税务筹划机构的完善,强化了发票管理,降低税务风险,并且通过定价策略实现销项税额的控制,通过综合供货商的选择、机械设备和甲供材的管理来优化进项税额,通过一系列的税务筹划有效降低企业的增值税税负,一定程度上保障了企业收入与利润最大化。
 
  综上所述的税务筹划方法,C集团进行合理全面的增值税筹划,综合确定最优投标报价策略,完善发票管理制度,选择最优成本供货商,通过提升机械设备、甲供材、人工劳务的抵扣率等方法扩大进项税抵扣可以将定一定的税负。针对一般计税项目,通过严格的供货商管理、机械设备、人工成本和甲供材筹划以及精细的财务核算,在顺利取得各类材料及费用的增值税进项发票的情形下,C集团项目可实现成本材料费用的数据构成如表4.3所表示。
 
  表4.3施工项目每百元产值平均成本费用的数据构成
 
  项目每百元产值占比可抵扣进项税额
 
  钢材25.3513%3.2955
 
  砖1.6713%0.2721
 
  砂、石1.7513%0.2275
 
  商品混凝土11.2313%1.4599
 
  其他建材4.9613%0.6448
 
  运输费2.929%0.2628
 
  机械费7.5613%0.9828
 
  人工费29.763%0.8928
 
  管理费3.01/
 
  电3.5613%0.4628
 
  项目毛利率8.23/
 
  合计1008.0382
 
  注:其他建材包括水泥、管道、五金等。机械费
 
  资料来源:本作者自行整理。
 
  在百元成本的构成中,通过筹划,C集团在充分取得可抵扣进项税发票的情况下,按照百元产值计算销项税9元,进项税额约为8.04元,应纳税额1.04元,增值税税负1.05%。从而实现增值税实际税负较现阶段1.85%已有所下降,通过合理的税务筹划,可以有效增加C集团企业增值税进项税额的抵扣,降低企业税收负担,实现节税目的。
 
  在项目成本的成本构成中,通过相应的筹划,C集团在充分取得可抵扣进项税发票的情况下,按照项目成本的百元产值计算销项税9元,进项税额约为8.04元,应纳税额1.04元,增值税税负1.05%。从而实现增值税实际税负较现阶段1.85%已有所下降,通过合理的税务筹划,可以有效增加C集团企业增值税进项税额的抵扣,降低C集团的税收负担,从而达到实现节税目的。
 
  5.建筑企业增值税纳税筹划应注意的问题
 
  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于2019年4月发布了关于调整增值税税率的通知,建筑施工行业的税率由10%调整为9%。本文选择的C集团企业项目等时间节点均发生于2019年4月之后,故本文选择的建筑行业增值税税率为9%。
 
  建筑行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基础性产业,对经济增长的带动力强,对各产业的关联度高,可以带动其他产业的发展,故营改增后对建筑行业的税率一降再降从最初的11%调整到现在的9%确保建筑行业的税负只降不升,在国内四大关键行业中占据至关重要的位置。本文以C集团为研究对象,对该企业现有的税负情况与经营状况进行深入的分析,提出以下税收筹划对策。
 
  5.1增值税筹划保障措施
 
  现根据C集团的实际情况,提出相应的增值税筹划保障措施。
 
  5.1.1建立健全的公司制度
 
  (1)完善企业的内部控制、建立成本数据库、根据不同资质的上下游供应商制定不同的定价方案。通过事前估算加权平均进项税税率,保障原有的税负和相应利润的比例,综合考虑发展战略、市场竞争对手等因素,对投标报价进行适当调整,从而制定出最终的投标策略。
 
  (2)健全企业内部税务机构,设立专职税务人员。从公司管理层、财会、财税一体化的角度提高税务管理的认知与意识,通过聘请外部税务顾问,增设税务风险管理专员和办税人员的形式,扩充纳税筹划队伍,完善日常经营活动的税收筹划,提高风险应对能力。在选择税务人员时,必须充分考虑其专业技术水平。建筑施工企业在明确增值税管理内容和要求时,需要立足于企业增值税管理制度,并且在日常的生产经营过程中不断地去完善该项目制度,以此来提升企业的经济效益。
 
  (3)重视企业内部资金的清算提升其使用的效率。以工程项目为主线进行经营管理,需要建立以“合同:为主的物资、税务、发票、资金的四大项目的台账,实现分项目税负清算,建立起集团内部的税负多层级清算机制。
 
  (4)根据集团的经营情况和行业的税务风险特征,结合集团现有的内部控制制度,完善且与最新的税制相对应的税务风险管理制度。编制具体课操作的、全新的增值税内部控制管理规范;针对日常经营活动中的常规化事项,出具标准化的操作和流程,指导基层财务人员的实务操作;对于无法直接标准化的事项,应遵循税法规定,确保集团合规纳税,维护企业的纳税信用及评级,控制企业在经营者的税务风险。
 
  5.1.2规范发票管理制度
 
  通过建立集中采购机制,在C集团层面建立供应商、分包商诚信数据库,设置信用黑白名单制度,对各供应商和分包商的诚信和资质进行评估并且及时更新失信供应商、分包商的黑名单,规范子公司、分公司、公司直属机关、各项目部的采购与聘用制度,实现五流合一,从而降低企业的项目成本,降低可控的税务风险。同时完善C集团现有的增值税发票管理制度,强化专用发票的日常管控。
 
  另外,财税人员应加强对增值税发票的核查,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开票人名称、纳税识别号、开票金额、税务专用章都应仔细核查,对于不符合规定以及缺少绝对记载事项的发票都应要求退回重开,因为在发票管理中有一项不符合要求,则增值税专票就可能会产生无法抵扣的结果。通过进项税专票的取得以及抵扣的合理科学的筹划,将进项税额充分有效的抵扣。与此同时增值税专票也应在国税要求的时间内及时进行认证抵扣,规避不必要的风险。
 
  5.1.3掌握并重视税收优惠政策
 
  首先,建筑施工企业内部的重要领导人需要提升对“营改增”政策认识以及掌握工作的重视度,对于采购、税收以及法务等各个相关部门要全面掌握增值税相关政策。在建筑企业中,需要对参与增值税相关业务的工作人员开展定期的操作培训工作,以确保相关工作人员在实际工作之中能够有效运用“营改增”相关知识。
 
  其次,建筑企业内部的税收部门以及财务部门需要及时掌握增值税税收优惠政策,并且能够对其展开灵活的运用,从而为相关部门的领导人员提供合理且有效效的意见。除此之外,要及时与企业内部的税收部门相关人员以及税务机关进行沟通与交流,从而全面掌握“营改增”最新政策的细致信息以及相关知识,有助于建筑企业自身的实际情况与相关方案进行恰当的结合,不断提升建筑企业的经济实力。
 
  5.1.4重视税金清算、提升使用效率
 
  C集团在业财一体化的管理中要重视内部税金清算环节的管控,提升建筑施工企业特有的“多层级、多级次”的清算能力,适应增值税统、分管理需求。以工程项目为主线进行经营管理,需要建立以“合同:为主的物资、税务、发票、资金的四大项目的台账,实现分项目税负清算,建立起集团内部的税负多层级清算机制。另外建筑施工企业应注重结合行业特点,对无法避免的多层级管理弱点,应分层级的进行税负核算,控制集团的实际税负状况,做到统筹规划,实现资金使用的最大化效益。
 
  5.2其他
 
  近几年国家税收政策变换频繁,波动较大,企业需针对税收政策的变换及时规划相应对策并调整。今后,本人将更加深入的加强知识储备,深度拓展分析相关问题,实时跟进相关税收政策和调整完善增值税税务筹划对策,并对建筑施工企业的增值税筹划方法进行分析和研究。


知网查重福礼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登录

x
客服QQ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