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方法介绍-论汉字圈留学生学习汉语文化词的优势

2021-03-13 09:59


   汉语文化词的学习是对外汉语教学中重要的一环。本文就汉语文化词学习问题,对51名汉字文化圈内留学生发放调查问卷并进行分析;同时对非汉语文化圈的留学生汉语文化词学习情况进行调研,借此希望能够找到汉字圈和非汉字圈学生在汉语文化词学习策略方面的一些特点和规律,给汉字圈和非汉字圈国家留学生的汉语文化词学习提出指导,对汉字教学有所启发。

 
  汉字文化圈主要包括中国、日本、朝鲜、韩国等东亚及东南亚国家等,在历史上受到中国汉字文化的影响,曾经或现在沿袭汉字与汉文化作为官方、非官方语言。我们将从这些地区来华学习与交流的留学生称为“汉字圈留学生”。
 
  汉语文化词较为复杂。常敬宇(1995)强调文化词语和一般词语的区别在于文化词语本身载有明确的民族文化信息,并直接或简洁的可以体现与文化之间的关系;王国安(1996)认为汉语文化词语是表现中国独有的物质文化、独特的精神文化、社会经济制度、自然地理和风俗习惯的词语。本文对“汉语文化词”的定义是——直接反应中华民族文化、政治、地域特征的词汇。
 
  当前学界对汉字文化圈的汉语教学研究,主要集中在对东亚一些国家留学生的学习情况研究。比如傅珊珊《中亚留学生高级阶段口语语篇表达研究——以西安外国语大学汉学院学生为例》(2016)一文中对39篇中亚学生和6篇汉字圈学生在高级阶段口语语篇表达进行分析对比总结,为中亚留学生高级阶段口语课堂提供理论依据。也有对非汉字圈汉字学习的策略研究,包括《中级阶段留学生汉字学习策略调查与研究——以上海外国语大学为例》(2019)等文章,通过选取汉字学优生与学困生以课堂观察、访谈等形式进行研究对比,分析造成其汉字学习效果不同的原因所在。也有将汉字圈、非汉字圈进行对比的研究论文,如刘璐《汉字圈与非汉字圈学生汉字学习策略调查研究》(2018)、张仕海《汉字圈与非汉字圈留学生文化词习得比较研究》(2012)、朱琪《汉字圈与非汉字圈留学生阅读学习策略比较研究》(2018)、王玉敏《汉字圈和非汉字圈高级留学生汉字偏误分析》(2017)等等,通过对比研究,将问卷调查、个案访谈作为定量和定性研究的重要参考,两者结合,清晰地认识不同文化背景的留学生学习汉语阅读时的特点和规律,探究教学中传统教学法实际应用中主观性、刻板化等等问题。
 
  在调查与实际教学中,我们发现汉字圈留学生比非汉字圈留学生在语言感知、语法学习、汉语文化词的学习与把握上具有一定的文化优势。汉语文化词的学习更能体现中华文化的世界性、传播性。当前的研究较多的是针对非汉字文化圈对汉语文化词汇的学习情况与接受分析,本文主要对汉字圈留学生的学习优势进行调查,一方面可以通过把握汉字圈留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优势所在,将这种优势利用起来,增强教学效果;另一方面有利于分析来自非汉字文化圈的留学生的困扰,有针对性地对他们进行补充教学。
 
  一、汉字圈文化相似性与留学生学习策略
 
  (一)文化的相似性
 
  汉字在汉朝时传入越南等东南亚地区,使用至12世纪。17世纪法国传教士用拉丁字母设计出了“国语字”来书写越南语,而后汉字与喃字在越南官方、民间共存了近300年,直到20世纪汉字使用被废除。汉字传入朝鲜、日本的时间已不可考,15世纪朝鲜王李祹设计出韩字,20世纪废除汉字。而日本于7世纪设计出了假名并同汉字使用至今。随着西方中心论的崛起,汉字文化圈逐渐去汉化。现代随着中国的再度崛起,学习汉字文化的优势又再度被重新审视。
 
  自先秦开始,汉文化就在向周围地缘国家不断渗透。秦汉时期,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儒家文化传播到朝鲜、日本、越南等地并逐渐发展,融入当地文化。之后几千年,汉文化随着中国朝代更替、领土扩张不断对周围地区产生影响。到1840年鸦片战争失败后,中国的影响力减弱,朝贡体系下的各属国对汉字的文化地位开始怀疑,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作为摆脱落后文化的象征,开始采取汉字废止政策。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后,尤其是改革之后,我国经济取得了世界瞩目的成就,国际地位逐渐提高,全世界又重新刮起一股汉语热。“十三五”期间,文化部在关于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的第七条中明确对文化产业结构提出了新要求,新型文化业态应当“整合传统文化产业领域“,其中,文化产业发展的重要方向之一是“对于传统文化、传统景点影响力的传播与增强”。提高文化自信、传播中国文化成为最广大的诉求。
 
  (二)汉字圈留学生的词汇学习状况与策略调查情况
 
  本文以汉字圈留学生为主要调查对象,同时通过网络调研,共发放51份调查问卷,回收49份,其中剔除一份无效问卷,有效问卷共计48份,有效回收率94.1%。
 
  问卷对高级汉语文化词进行分类,通过复选的形式,以了解汉字圈留学生对高级汉语文化词汇的熟悉程度。问卷主要包括以下几大类的内容:
 
  物态文化类:
 
  1.器物:筷子、鼎、八仙桌、太师椅、紫砂壶;
 
  2.建筑:长城、故宫、孔庙、胡同、四合院;
 
  3.传统手工制品:风筝、剪纸、绣球、中国结、红灯笼;
 
  4.中医药:针灸、中药、拔火罐、《本草纲目》、中医;
 
  5.科技成就:造纸术、活字印刷术、天宫一号、北京鸟巢、华为手机5G;
 
  6.历法:阴历、阳历、农历、二十四节气、闰月;
 
  民俗文化类:
 
  7.礼仪:叩头、顿首、作揖、抱拳、请安;
 
  8.食品文化:饺子、粽子、月饼、年糕、元宵;
 
  9.服饰文化:胡服、乌纱帽、长袍、马褂、旗袍、中山装;
 
  10.动物文化:龙文化:龙的传人、真龙天子、龙袍、龙体、龙颜、赛龙舟;麒麟文化;龟文化;虎文化:虎将、将门虎子、虎符、虎头牢、虎头鞋、虎头帽
 
  11.民族节日:春节、元宵节、端午节、中秋节;
 
  12.武术文化(中国功夫):太极拳、少林拳、八卦掌、李小龙、成龙;
 
  文艺类:
 
  13.传统体育和游艺:五禽戏、蹴鞠、中国象棋、五子棋;
 
  14.宗教文化:道士、八仙、道观、黄泉、仙逝、阿弥陀佛、杀生、和尚、尼姑、居士、圆寂;
 
  15.文学:唐诗、宋词、汉赋、《红楼梦》、《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屈原、李白、杜甫、汤显祖、曹雪芹、鲁迅、孙悟空、林黛玉;
 
  16.书法篆刻艺术:汉隶、书圣、颜体、柳体、刻字;
 
  17.戏曲绘画艺术:梨园、京剧、脸谱、相声、小品、秧歌、二人转、画圣、水墨山水、花鸟画;
 
  18.典故:矛盾、鸿门宴、毛遂自荐、狐假虎威、四面楚歌、东山再起;
 
  笔者将统计的高级文化词分为三类,分别为物态文化类、俗文化类以及文艺类,又在每一个大类下以6小项进行分析,共18题。每一个小项分为全部勾选(100%)为完全掌握;50-80%勾选为基本掌握;50%为基本没掌握,基于以上三种情况对问卷结果进行了分析。
 
  以“物态文化类”词语了解情况为例:
 
  表1-1:物态文化类数据分析表
 
  物态文化类数据
 
  器物
 
   筷子 仙桌 太师椅 紫砂壶 总了解数 占比(%)
 
  人数 48 40 36 20 26 170 70
 
  建筑
 
   长城 故宫 孔庙 胡同 四合院
 
  人数 48 48 2 16 15 129 53
 
  传统手工制品
 
   风筝 剪纸 绣球 中国结 红灯笼
 
  人数 46 48 40 48 48 230 96
 
  中草药
 
   针灸 中药 拔火罐 《本草纲目》 中医
 
  人数 47 47 47 36 48 225 94
 
  科技成就
 
   造纸术 活字印刷术 天宫一号 北京鸟巢 华为手机5G
 
  人数 45 4 11 47 48 155 81
 
  历法
 
   阴历 阳历 农历 闰月 二十四节气
 
  人数 38 38 72 15 28 191 80
 
  对每一个单项进行分析,发现对物态文化类词汇的总了解程度在76%,单项最高的为传统手工制品类,熟悉度有96%。三大类分析表格为:
 
  表1-2:三大类词汇熟悉程度百分比
 
  名词类型 物态文化类 俗文化类 文艺类
 
  百分比 76% 67% 56%
 
  表1-3:汉字文化圈留学生学习汉语文化词策略
 
   重复书写单个汉字 把汉字放在句子中间学习 利用拼音记忆单词 利用部首记忆单词 结合自身文化记忆单词 利用汉字文化记忆单词
 
  频次 47 44 45 34 44 32
 
  百分比 98% 92% 95% 72% 92% 67%
 
  二、高级汉语文化词的特点以及学习难点分析
 
  (一)高级汉语文化词的特点
 
  “文化”限定所选词语的性质,“汉语”限定所选词语的范围,“高级”则限定了汉语文化词汇在日常生活的基础上,更强调其学术性、代表性、文化性三个特征,因此,笔者根据文化性、时代性以及代表性三个原则界定了“高级汉语文化词”的特点与分类。
 
  文化性原则,就是所选取的词语应是中华民族的圣哲贤能奉献于世的文化思想概念,表现在词语层面,就是文化术语。如“仁、义、道德、君子、中庸、非攻、王道、和为贵、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等。
 
  代表性原则,就是所选取的词语应能代表中华文化的特性和基本面貌。
 
  时代性原则,就是所选取的词语应是活跃在当下的语言生活中,在大众传媒里文本散布比较均匀的高频文化词语。
 
  以大众传媒中出现的高频词汇为例,笔者考察了大众传媒的汉语文化词语原始表,考察先验集在社会语言生活中的使用状况。用2007-2009年三年的汉语文化词语原始表检验先验集所含的861个文化词语的现实流通情况,结果发现三年数据分别为:98、196以及116。
 
  表2-12007-2009年均出现的先验集文化词语
 
  (按照2008年的频次、文本散布数分别排序)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孔子”的频次包括“孔子学院”的频次数;“胡同”的频次包括“某某胡同”等专称和“胡同文化”的频次数;“状元”的频次包括“高考状元”、“文科状元”、“理科状元”、“武状元”、“小状元”、“加分状元”等的频次数。这些词语中,“孔子”、“年画”应属于兼类,“胡同”、“泰山”属于物态文化,“饺子”、“太极拳”属于行为文化,“状元”属于制度文化,其余都是熟语,属于心态文化,所占比重最大(约占60%)。但值得指出的是,先验集中三年都在使用的文化词语约占总数的1.98%。
 
论文方法介绍-论汉字圈留学生学习汉语文化词的优势
  (二)高级汉语文化词学习的难点
 
  汉语学习的难点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首先,日常使用的次数较少。语言是一门“用”的学问,由于使用的次数少,又较难在生活中找到这些单词的象征物或概念,所以很难熟悉起来。其次,这些单词的背后需要大量文化的积淀与阅读,而这也是课堂教育所缺乏的。文话词汇的背后是文化的补给与充实,只知道一个壳而不了解背后的深层次的文化内涵,其实也是没有真正熟悉与了解这些词汇。留学生对于汉字学习的理解大多停留在学习内容层面,而对于汉字学习方法的认知则较少。最后,高级汉语文化词汇的相关教材缺乏相应的难度篇章讲解以及配套课程,课本是对外汉语教学活动中最基本的基石。过时、落后的书本内容,语言学习方法缺乏系统性、建构性的内容也是一大问题。课后练习形式缺乏构建语篇能力的功能,学生具体应该按什么逻辑形式,大概会用到哪些关联词语,包括本课及以前学过的词汇的使用,都没有设计进来。
 
  三、汉字文化圈与高级汉语文化词学习难点的契合互补
 
  (一)汉字文化圈留学生的优势
 
  在年龄与民族性格特点上,来中国学习汉语的中亚留学生的年龄集中在18-25岁这个区间,他们具有学习的积极性与定力,既不像青少年那样浮躁,也拥有最好时段的逻辑思维能力、系统学习与整合的能力。而这些能力,在复杂的语言系统学习以及庞杂的知识体系架构中,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汉字文化圈的留学生或多或少具有一定汉语语言学习的基础以及汉文化的常识。加上近几年我国文化的对外输出力度加大,国际交流增多,使得对汉语言、汉文化产生兴趣的学生越来越多。因此,这批汉字文化圈留学生大多数对于学习汉语的动机是积极的,同时中亚五国是多民族共和国,开朗活泼、热情豪爽是他们与生俱来的特质。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人一旦对某种事物产生兴趣,就会热衷于观察与接触他,探究其中的奥妙。因此,通过文化背后的故事的引入激发学生的兴趣,会更好的带动学生们激发更多的学习兴趣。
 
  汉字文化圈的留学生具有较好的教育背景,对自身的文化等都有着良好的了解。他们可以从原本就并不陌生的礼仪文化、物态文化等等中,从自己的文化中寻找到相似性、相关联性,从而更好地掌握与熟悉高级汉语文话词汇,而这些都是其他国家、地区留学生所无法具备的先天优势。
 
  (二)高级汉语词汇学习策略的突破
 
  根据汉字文化圈留学生的年龄特点、文化特性的总结上,我们可以在学习策略上进行一些突破与改良。目前的教育在元认知策略方面有很大的问题,其中的制定学习重点、安排、计划学习和评估学习效果的学习策略。可以通过亚洲各地区文化之间的交融性、互相影响性、共通性对各自的文化进行同步的阅读与学习,在熟悉中接触陌生的高级汉语词汇,同时又可以通过熟悉的本土文化进行联想与想象,达到一种“内循环”式的知识的融会贯通。结合表3我们不难发现,高频文化词语和文本散布数大的文化词语在排序上呈正相关。考察发现,高频词语与文本散布数大的词语出现在大众媒体的频率高,且用法、语境也更丰富。在高级词汇的学习中,日常的积累会显得尤为重要,自我语料库的积累还可以借助网络平台,汇聚专家和普通网民的智慧,共同讨论,如此或许可以保证选出的汉语文化词语同时符合原创性、代表性和时代性的要求。
 
  此外,教材的课文应该主要注重实境语感的培养,课堂上讨论学习,让学生实际感受自己不足,并改正。对于衔接手段,应作为重点部分在教材课文中体现,有助于学生的理解。并且课文内容应该尽量选取不易过时的内容,不同形式不同类型的课文应该都有所涉及。针对中亚留学生的语篇分析可得到大部分学生对于衔接手段中的省略关系、替代关系、逻辑关系以及词汇运用较为薄弱。因此,练习应该着重体现衔接手段的使用练习。可以结合词汇和语法点先进行单一的衔接手段的练习,最后有一个综合的练习,可以附有音频作业,让学生切身实地的进行练习和深入体会,结合语境,加深记忆。
 
  四、与非汉字圈留学生对比优势与分析
 
  (一)非汉字圈留学生样本选择与对比
 
  本文通过非汉字圈留学生为主要调查对象,同时通过网络调研,共发放32份调查问卷,回收32份,有效问卷共计32份,有效回收率100%。
 
  问卷通过将高级汉语文化词进行分类,通过复选的形式,以了解非汉字圈留学生对高级汉语文化词汇的熟悉程度。问卷主要包括以下几大类的内容甄选:
 
  表4-1物态文化类数据分析表
 
  物态文化类数据
 
  器物
 
   筷子 八仙桌 太师椅 紫砂壶 总了解数 占比(%)
 
  人数 32 24 12 14 24 106 66
 
  建筑
 
   长城 故宫 孔庙 胡同 四合院
 
  人数 32 32 17 9 10 82 51
 
  传统手工制品
 
   风筝 剪纸 绣球 中国结 红灯笼
 
  人数 29 30 15 31 22 127 79
 
  中草药
 
   针灸 中药 拔火罐 《本草纲目》 中医
 
  人数 30 30 30 9 17 116 72
 
  科技成就
 
   造纸术 活字印刷术 天宫一号 北京鸟巢 华为手机5G
 
  人数 24 7 3 8 30 72 45
 
  历法
 
   阴历 阳历 农历 闰月 二十四节气
 
  人数 29 28 25 15 23 120 75
 
  对每一个单项进行分析,发现对物态文化类词汇的总了解程度在76%,单项最高的为传统手工制品类,熟悉度有96%。由此,在三类中可得到如下分析表格:
 
  表4-2三大类词汇熟悉程度百分比
 
  名词类型 物态文化类 俗文化类 文艺类
 
  百分比 64% 52% 39%
 
  两者对比的百分比图如下:
 
  表4-3汉字圈与非汉字圈留学生对三大类汉语文化词熟悉程度对比
 
  由以上图表我们分析可得一些结论:1.整体上说,汉字圈留学生比非汉字圈留学生在汉语文化词的掌握与熟悉度上要高,其中,物态文化类高出12%,俗文化类高出15%,文艺类高出17%;2.双方皆呈现物态文化类熟悉度、掌握度最好,俗文化次之,文艺类较弱的特征,而在物态文化类中,筷子、长城、故宫等代表性词语的熟悉度都达到了100%;3.物态文化类词汇的掌握程度要明显高于文艺类,这也符合之前笔者对高级文化词学习上的一些推论。基于母文化与子文化的关联性、文化环境的浸染等等诸多因素,在汉字圈留学生与非汉字圈留学生的汉语学习上还是有着较为明显的表现。
 
  表4-4非汉字文化圈留学生学习汉语文化词策略
 
   重复书写单个汉字 把汉字放在句子中间学习 利用拼音记忆单词 利用部首记忆单词 结合自身文化记忆单词 利用汉字文化记忆单词
 
  频次 31 28 31 29 10 12
 
  百分比 97% 87% 97% 91% 31% 38%
 
  (二)汉字圈与非汉字圈留学生样本分析
 
  通过对汉字圈非汉字圈留学生汉语文化词学习状况的调查与对比,得出以下结论:
 
  1.汉字圈、非汉字圈留学生汉语文化词学习观念认识上有相同也有不同。对汉字的学习兴趣来讲,两者并未有很大差距。在学习动机上,大部分学生都认为将来找工作是学习汉语的首要原因,其次是对汉语和汉文化感兴趣。这也导致了汉语文化词以及相对高级的汉语文化词双方掌握程度都并不高的现状;
 
  2.就物态文化类而言,二者对筷子、长城、故宫、风筝、中国结、红灯笼等高频词汇以及日常较为常见的物品熟悉度与把握度最高,对中医药类、历法类了解都相对较少;
 
  3.俗文化类,汉字圈留学生的平均掌握率为56%而非汉字圈掌握率只有34%。在礼仪文化、食品文化、服饰文化以及民族节日等选项中,他们可以借助日常观看的节目、电视剧来了解,比如人们的一些行为:叩头、抱拳、作揖等等。在食品文化、民族文化上二者差异并不大,分别为75%和73%,这主要还是得益于日常生活的积累;
 
  4.文艺类的高级词汇把握度与熟悉度是三大类中最低的,分别为32%和29%。无论是传统体育,包括五禽戏、蹴鞠等,留学生们几乎都不太了解;而文学类、典故类的掌握度更是平均下来低于10%。尽管在口语对话中可能会对其中的一些单词一知半解或者有所耳闻,但在真正的词汇掌握上却明显缺乏系统的学习与把握;
 
  5.我们发现两类群体在学习策略上也有一些相同之处:记忆策略上我们也与留学生群体有一些交谈,记忆策略上,由于都对记忆术缺乏了解,所以不能很好地利用。在复习和回忆默写的两个项目上,两者都拥有较高的平均值。在认知策略中,都能够积极使用汉字记录有用的句子,也能较好地应用字典、词汇表学习。两者在音义策略中的注重读音一项上差异也不大。汉字圈与非汉字圈留学生在元认知策略上都能够较好地进行自我监控,但不能较好地制定学习计划、目标和进行自我评价。两者在补偿策略中的语境猜测法和母语弥补法使用频度上也相差无几。在社会策略上,和他人一起学习的策略频度都较低。两类留学生在各个阶段上使用汉字学习策略的频度总体来说差异不大。性别对学习策略选择的影响也没有显著差异。
 
  五、汉语文化词教学启示
 
  本次调查分析的结果为我们在教学中如何培养分别来自汉字圈和非汉字圈学习者的学习策略以及今后的汉字教学提供了一定的启示。
 
  (一)培养新的学习模式
 
  众多学者对学习策略训练进行实验研究证明,学习策略是可以训练的,学习策略的训练能够有效提高学习成绩(Cohen,1998[Cohen,A.StrategiesinLearningandUsingaSecondLanguage[M].London:Longman,1998.];Grenfell&Harris,1999[Grenfell,M&Harris,V.ModernLanguageandLearningStrategies.InTheoryandPractice[M].LondonRoutledge,1999];O’Malley&Chamot,1990[O’Malley,J.M.&Chamot,A.U.LearningStrategiesinSecondLanguageAcquisition[M].Cambridge:CambridgeUniversityPress,1990];Oxford,1990[Oxford,R.L.LanguageLearningStrategies:WhatEveryTeacherShouldKnow[M].NewYork:NewburyHouse,1990])。根据与学习内容的联系性,学习策略训练分为单独训练和整体训练(Oxford&Leaver,1996[Oxford,R&B.L.Leaver.ASynthesisofStrategyInstructionforLanguageLearners.InOxford,R(ed.)LanguageLearningStrategiesAroundtheWorld:Cross-culturalPerspectives[M].Honolulu:UniversityofHawaii,1996.])。单独训练指的是将学习策略作为教学内容单独设立课程来进行训练,并不结合学习者的语言学习内容。整体训练是结合语言教学内容来进行学习策略的训练。有实验证实整体训练要比单独训练更有效果(Wenden,1987[Wenden,A.HowtoBeASuccessfulLearner:InsightsandPrescriptionFromL2Learners.InWenden,A.&J.Rubin(eds).LearnerStrategiesinLanguageLearning[M].Englewoodcliffs,N.J.:PrenticeHall,1987.])。根据学习者的知情程度,可以分为隐性训练和显性训练(苏远连、张耀冰,2003[苏远连,张耀冰.西方外语学习策略训练研究综述[J].国外外语教学,2003,(3).第44页.])。隐性训练是指不向学习者透露关于学习策略训练的任何内容,包括策略名称、训练方式、目的等,只是要求学习者做相关训练练习。显性训练则是将训练内容告知学习者,并且教授他们如何根据自身情况运用学习策略。很多学者(O’Malley&Chamot,1990[O’Malley,J.M.&Chamot,A.U.LearningStrategiesinSecondLanguageAcquisition[M].Cambridge:CambridgeUniversityPress,1990.];Oxford&Leaver,1996[Oxford,R&B.L.Leaver.ASynthesisofStrategyInstructionforLanguageLearners.InOxford,R(ed.)LanguageLearningStrategiesAroundtheWorld:Cross-culturalPerspectives[M].Honolulu:UniversityofHawaii,1996.
 
  
 
  参考文献
 
  [1] 崔永华.二十年来对外汉语教学研究热点回顾[J].语言文字应用,2005,(1).
 
  [2] 冯天瑜.“汉字文化圈”刍议[J].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2).
 
  [3] 范梦.人类文化圈简论[J].山东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8,(2).
 
  [4] 伽答默尔.人与语言[A].(夏镇平、宋建平译)哲学解释学[C].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4.
 
  [5] 江新.词汇习得研究及其在教学上的意义[J].语言教学与研究,1998,(3).
 
  [6] 李晓鹏.试论对外汉语教学中文化词语的教学[J].燕山大学教育学院学报,2010,(3).
 
  [7] 刘绍龙.论二语词汇的习得与发展——基于实证调查的词汇知识发展差异假说[J].外语教学,2003,(6).
 
  [8] 李大农.韩国学生“文化词”学习特点探析[J].汉语学习2000,(9).
 
  [9] 苏远连,张耀冰.西方外语学习策略训练研究综述[J].国外外语教学,2003,(3).
 
  [10] 孙晓明.国内外第二语言词汇习得研究综述[J].语言教学与研究,2007,(4).
 
  [11] 杨建国.面向汉语国际教育的汉语文化词语的界定、分类及选取[J].语言教学与研究,2012,(3).
 
  [12] 周国光.现代汉语词汇学导论[M].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
 
  [13] 张仕海.汉语文化词习得实证研究——基于汉文化圈与非汉字文化圈留学生的比较[J].语言与翻译,2012,(4).
 
  [14] 张高翔.对外汉语教学中的文化词语[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对外汉语教学与研究版),2003,(3).
 
  [15] 赵明.汉语文化词语界定研究述评[J].现代语文(语言研究),2009,(4).
 
  ])都认为显性训练比隐性训练效果更好。
 
  由于教学条件、课程设置等原因的限制,在现有情况下,我们可以将显性训练有机糅合进整体训练,即在课堂上结合教学任务对学习策略进行显性训练。这样的模式要求教师不仅是汉语教学能手,还必须是一个学习策略的训练师。该模式可分为几个步骤:首先,给出学生具体的学习任务,待学生完成后,学生回忆自己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使用了什么样的策略,并与其他学生一起分享。其次,教师解释学生所使用的学习策略,并给出其理论依据、使用目的和效果。第三,引出其他在完成该学习任务时还能够用到的策略。第四,给出其他学习任务进行练习。第五,完成任务后,教师对学习者的策略运用做出评价或者也可以要求学习者自己做出评价,判断此次学习策略的使用是否成功。第六,教师指导学生如何制定学习目标、学习计划,如何进行自我监控,培养学生元认知策略的自觉使用。具体到每项语言技能、每个语言要素,这就需要教师有把策略训练与教学内容有机结合的能力。其中涉及到的具体问题,如:如何针对不同的学习内容,指导学生使用适当的学习策略,如何分辨和确定不同类别的学生适合的学习策略,如何评价学习策略的教学效果等,还需要我们在以后的研究中继续深入。
 
  (二)结合学生特点进行教学
 
  汉字圈与非汉字圈学生的个性、要求以及对汉文化的熟悉程度都是不同的,在接受能力、活泼成都以及反应力上也与本土的汉语言学习的学生有着天壤之别。因此,本文最终的论述目的是希望通过对汉字圈学生以及非汉字圈学生学习的优势、劣势进行分析,通过两者的对比为教学提供帮助。在这个比较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教师应当在教科书之外与时俱进,与大众媒体、电视剧、电影、纪录片等等多形式、多媒介融合教学,将枯燥的、繁琐的甚至对海外留学生来说难度较大的文化词学习,转为在熟悉的文化环境中耳濡目染、循序渐进的过程。比起生硬的讲述汉语文化词的概念、释义,不如反过来将其融入到博大精深的中华五千年文化历史长河中去,在这个过程中主动的吸引学生、激发学生的兴趣。通过对新事物新信息进行整理,以词汇融合语法点,最终以话题的形式传输给学生,在学生讨论话题前教师应该提前准备以一段完整的表达为目的设计有关联词语,词汇以及语法点的语篇表达。同时,在平时的语言学习和积累过程中,教师要树立正确的语言学习观。平时的日常交往交流中,教师要有意识地使用新词汇及新的表达方式,并反复练习。


知网查重福礼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登录

x
客服QQ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