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方法写作-“套路贷”犯罪认定及其防范

2021-02-22 11:29


   近年来,”套路贷”案件频发,严重危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破坏社会公共管理秩序和金融管理秩序,此类案件的定性和法律规范亟待解决。本文主要以国内“套路贷”研究状况为本体对象,试图对“套路贷”的认定现状,认定存在的问题,应如何正确认定“套路贷”以及“套路贷”的防范对策思考进行研究。以期进一步厘清“套路贷”犯罪问题,从而进一步解决司法实践中关“套路贷”犯罪的认定以及刑法规制问题。

 

  (一)司法实践中对于“套路贷”涉及犯罪问题认定存在的争议

 

  一罪和数罪的分歧:针对连续使用多个非法手段占有受害人财务的行为定性。犯罪嫌疑人为达到犯罪目的,先后采用了欺诈,胁迫恐吓,非法拘禁,虚假诉讼等非法手段。一种意见认为,犯罪嫌疑人采取的手段随意,各个阶段采取的行为并不具有必然关联性,为数个不相关联行为,分别构成犯罪,应数罪并罚。另一种观点认为,犯罪嫌疑人各个阶段行为均围绕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主观故意,各个行为之间具有牵连性。应择一重罪论处。

 

  是否构成共同犯罪的分歧。针对犯罪嫌疑人和平账公司之间的是否构成共同犯罪,一种意见认为,犯罪嫌疑人和平账公司均从事“套路贷”行为,应知道对方公司的性质和目的,两公司进行平账虽无事先同谋,但具有放任的故意,更有甚至存在两公司事前通谋,套路受害人,因此,应定性为共同犯罪。另一种观点认为,平账公司之间均是为了各自的利益实施犯罪行为,并不存在事前通谋和共同犯罪的故意,不应该定性为共同犯罪。

 

  罪名认定的分歧。一种观点认为,应定性为诈骗罪。犯罪嫌疑人在实施“套路贷”犯罪,其行为主要目的是为了非法占有受害人的财产,侵财属性明显,并未实施明显的暴力威胁或软暴力威胁行为,仅存在明显的欺诈行为,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应定性为诈骗罪。另一种观点定性为诈骗罪,同时构成其他其他多种犯罪的,应以相应的罪名定罪,实行数罪并罚。行为人在“套路贷”犯罪中,不仅实施了欺诈行为,还通过一系列恐吓、威胁、滋扰、虚假诉讼等暴力或非暴力手段追债,不仅侵害受害人的财产法益,还对被害人的人身权益构成威胁,危害社会秩序,符合其他犯罪的构成要件,应数罪并罚。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认为“套路贷”不宜认定为诈骗罪,应定性为非法经营罪。理由是目前现实是,[金懿:“套路贷”案件的刑法定性]许多套路贷案件中的借款人在借款前对于放贷人的套路明显很了解,并不存在真实被欺骗的情况。借款人因为面对资金短缺的困境而不管放贷人设置什么样的套路”,都是先借款再说,一部分钱款用于归还其他高利贷的债务,另一部分则用于自己挥霍使用。更有甚者,个别借款人明知司法机关打击套路贷案件而故向套路贷放贷人多次借款,被催款威胁后向司法机关进行告发称自己被套路货”。司法机关一旦介入,放贷人被追究刑事责任,这些借款人不但利息无需继续归还,甚至连本金也不用归还。这些案件之所以不定性为诈骗罪,是因为放贷人没有采用明显的欺骗手段,借贷人也没有受到欺骗,但“套路贷”的本质就是高利贷,这种高利贷以更低的放款风险谋取更高的超额利润,使本就欠缺规范的民间借贷市场变的更为混乱不堪,其带来的社会负面效应已超出了可容忍的范围。因此无论“套路贷”案件中借款人个体有无被欺骗、被威胁或受到人身财产损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整体法益必然会受到损害,如果以非法经营罪来规制“套路贷”案件,一方面根本无需考虑有无非法占有目的,另一方面,只要以虚高数额借条方式放贷完毕就构成非法经营罪既遂,后续索要本金、利息的行为只是犯罪既遂后的非法经营继续行为而已,因此以非法经营罪定罪更符合法理,涵盖的“套路贷”案件类型也更广。

 

  (二)“套路贷”认定现状存在的问题

 

  仅罗列手段方式直接得出结论。分析司法实践中的相关案例,部分仅从犯罪嫌疑人客观实施的犯罪手段进行定性,并未从诈骗罪构成的主观要件进行分析,从而片面认定构成诈骗罪。一些案件仅从客观实施了那些具体诈骗手段进行分析,但并未分析犯罪嫌疑人主观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如在审判中,有辩护人和被告人从主观故意提出辩解。但法院在认定是否构成诈骗罪,仅从客观手段得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并未分析如何认定被告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笼统分析,没有针对个案进行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把“套路贷”案件都归为一类,做同样的定性处理。仔细研究会发现虽此类案件有一定的共性,但具体的案件所采取的手段不尽相同,犯罪嫌疑人作案手段多样,涉及侵害的法益也不一样。同时受害人主观上有没有受到欺骗,是因受欺骗而签订的借贷合同和受犯罪嫌疑人故意制造的违约,还是并没有受到欺骗,明知放贷人的套路,因为资金短缺还是愿意去借贷。以同样的处理方式过于片面,要结合具体案情从整体上进行分析把握。

 

  缺乏证据认定平账公司之间存在事前同谋。仅凭一节犯罪事实,难以认定平账公司之间互相明知对方性质,仅凭两公司是同行,就认定应该明知对方是“套路贷”公司,从而认定为共同犯罪,打击过宽。

 

  对“套路贷”犯罪数额认定均采取同一标准。对此类案件从整体上作否定评价,除了被害人实际受到的数额外,对虚高的本金、利息以及借贷过程中以违约金、保证金、中介费、服务费收取的费用均不以保护,而是直接认定犯罪数额。

 

  以非刑法概念取代刑法规定。当前司法实践中,[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N].法制日报,2019-04-10(004).

 

  ]一些地方的司法机关认为,只要有“套路”就是诈骗,只要是“套路贷”就构成诈骗罪。然而,“套路贷”并不是一个刑法概念,也不是一个犯罪构成或者某个犯罪的构成要件,更不是一个独立的罪名。因此,从刑法角度定义“套路贷”对认定犯罪并没有任何意义;“套路贷”的概念与定义不能成为判断某种行为是否构成犯罪的法律标准。一些司法机关在认定具体犯罪时,先判断某种行为是否属于“套路贷”,然后直接得出该行为是否构成某种犯罪的结论。这种判断方法完全用“套路贷”概念取代了刑法规定的犯罪构成,明显违反罪刑法定原则。

 

  二、对“套路贷”犯罪认定的探讨

 

  (一)“套路贷”与高利贷的界分

 

  “套路贷”与高利贷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相似性,对二者的定性常常难以把握。只有把握好两者的界分,才能更精准的打击“套路贷”犯罪。“套路贷”最初起源就是高利贷,其后经过不断演化。从以获得受害人支付的高额利息为目的,演变成以获得被害人财产为目的。二者从某些方面具有共性,但又存在本质性的区别。区别主要表现在:

 

  1、行为目的不同

 

  “套路贷”以占有被害人财产为目的,以借款名义行非法占有被害人财务之实。而高利贷的目的是为了获取高额的利息,出借人希望借款人按时归还本金及高额利息。

 

  2、手段方式不同

 

  “套路贷”采取欺诈的手段,诱骗受害人签订借款合同,在签订借款时欺骗受害人虚增的金额作为担保,如正常归还借款虚增部分无需偿还,但实际借款后犯罪嫌疑人往往会故意制造各种情况让受害人违约。高利贷则并未采取欺诈手段,在签订合同时即明确告知借款人相应的利息,同时希望借款人按时归还借款。

 

  3、侵害客体不同

 

  “套路贷”侵害客体多,社会危害大从诱骗受害人签订合同到暴力讨债,虚假诉讼,不仅侵害受害人的的财产权,还侵害受害人的人身权,危害社会公告秩序,破坏金融管理秩序。高利贷主要破坏金融管理秩序。

 

  4、法律后果不同

 

  “套路贷”在本质上属于违法犯罪行为,借款本金和利息均不受法律保护。高利贷体现了双方意思自治,借款本金及在一定范围内的利息是受法律保护的。

 

  (二)“套路贷”犯罪特点

 

  犯罪组织严密,分工协作明确。“套路贷”多以小额贷款公司,咨询公司,金融服务公司的名义成立注册公司,更有甚至未经注册即以公司的名义出现,且并未经金融主管部门的批准取得放贷资质。内部分工合作,组织严密,从吸引借贷人,办理借贷业务,催讨债务等各个环节都有明确分工,形成一整套的“黑色产业链”,集团化、组织化明显,均是团伙作案,共同犯罪。为便于收集、共享、筛选借贷人信息,平账公司之间还会建立专门信息共享平台。

 

  犯罪主体明显,被害群体集中。在搜集的“套路贷”案例中,[刘道前,满艺伟:“套路贷”的法律性质及侦防对策分析[J].犯罪研究,2018(04):81-78.

 

  ]犯罪嫌疑人多为低学历、无固定工作的的年轻人,如办理的案件中,20岁~30岁犯罪嫌疑人占比85%,小学、初中、高中的人数占60%,且在催讨债务的人员中大部分有暴力、侵财、参加黑社会组织的前科。从被害人看,多为急需资金、之前有过一定的小额借贷、名下有房、收入来源稳定,本人及近亲属有一定的偿债能力。

 

  犯罪手段雷同,隐蔽性强,不容易定性。基本都是采取低利息、无抵押、放贷快等吸引受害人,再通过“虚增债务”、“制造银行转账流水”、“故意制造违约”、“转单平账”、“暴力讨债”、“虚假诉讼”等方式最后达到非法占有被害人财产的目的。但目前为了逃避法律处罚,犯罪手段也在不断演化,具有典型特征的“套路贷”犯罪趋于减少,定性变得更加复杂,甚至有能一些吸纳律师加入,规避法律,诈骗手段不易认定,追债手段也更多采用暴力性不明显的软暴力或者相对“平和”的方式。

 

  社会危害性大。“套路贷”除实施诈骗手段外,在追讨债务过程中还往往伴随着暴力、恐吓、胁迫,虚假诉讼等手段,不仅侵害了受害人的财产权益和人身权益,更扰乱了社会秩序和金融秩序。甚至有的还在组织发展壮大过程中,在一定区域内形成非法势力和对当地社会秩序产生影响,逐步从一般性犯罪转化为黑暗势力。

 

  案件事实复杂,涉及的罪名多,罪名认定存在争议。“套路贷”犯罪侵害客体多样,往往会涉及多个罪名,且犯罪事实复杂,常见的涉及罪名有诈骗、敲诈勒索、非法拘禁、寻衅滋事、虚假诉讼等,有的还涉及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犯罪。司法实践中在罪与非罪、一罪与数罪、此罪与彼罪等案件定性,以及是否构成共同犯罪、犯罪既遂未遂,犯罪数额认定等方面存在较大差异。

 

  (三)“套路贷”定罪定性

 

  1、罪名的选择适用

 

  “套路贷”不是一个具体的罪名,而是一系列犯罪的综合,涉及到不同的罪名。笔者认为:首先“套路贷”一般应该以诈骗罪论处。根据《刑法》第266条规定:诈骗罪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欺骗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务的行为。“套路贷”犯罪嫌疑人采用了诈骗手段诱使被害人借贷,利用被害人产生错误认识签订借贷合同,并通过后续一系列非法手段占有被害人的财物,符合诈骗罪的构成要件。同时,被害人在索债过程中采取了暴力、胁迫、恐吓、非法拘禁、敲诈勒索、虚假诉讼等手段,符合相应罪名的构成要件的,应以相应的罪名按照刑法规定实行数罪并罚或者按照处罚较重的罪名从重处罚。具体是一罪从重处罚还是数罪并罚不能一概而论,要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如有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多个行为之间具有牵连性,即均围绕非法占有被害人财务为目的实施各个行为,则多个犯罪行为之间具有关联性应择一重以诈骗罪论处。如不能证明多个犯罪行为之间存在牵连性,则犯罪嫌疑人实施了多个行为,应实行数罪并罚。

 

  “套路贷”不宜认定为非法经营罪。虽然犯罪嫌疑人的违法放贷行为在形式上具有经营性和非法性,也在很大程度上扰乱了金融市场秩序。但根据《刑法》第225条第1款~第3款规定的非法经营形式,“套路贷”犯罪嫌疑人的行为尚不能归入其中。如果适用第4款兜底条款,则存在一定的问题:首先,尚无司法解释和规定作出明确规定。[闵达:《“套路贷”案件认定分歧的审查判断》,载《中国检察官》2017年第11期。

 

  ]根据2011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准确理解和适用型发展“国家规定”的有关问题的通知》明确:对被告人的行为是否属于第225条第四款规定的“其他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有关司法解释未做明确规定的,应当作为法律适用问题,逐级像最高人民法院请示。因此,对于犯罪嫌疑人的的行为下级法院不得直接按兜底条款认定为其他非法经营行为。其次,对于“套路贷”是否属于非法经营罪构成要件中的“违反国家规定”尚缺少明确的前置行政法规定。根据《刑法》第96条规定,“国家规定”包括了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规定的行政措施、发布的决定和命令。目前小额贷设立的主要依据是中国银监会和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该文件并不属于第96条明确的“国家规定”。

 

  2、对于“平账”的上下家公司之间是否构成共同犯罪需根据具体案件事实分析

 

  上下公司之间相互“平账”是犯罪嫌疑人达到占有受害人财务物目的的主要方式。犯罪嫌疑人通过给受害人介绍平账公司,多次进行平账,不断垒高借款金额和利息,直至获得受害人所有财物。一开始的借贷公司和后面的平账公司均构成犯罪没有争议,但是上下家公司之间是否构成共同犯罪需具体分析。要成立共同犯罪不仅要求行为人有共同犯罪行为。而且要求各共同犯罪人必须有共同的犯罪故意。司法实践中有大部分“套路贷”案件尚无证据证明上下家借贷公司之间存在事前通谋,上家借贷公司给受害人介绍下家目的是为了收取虚高借款,谋取暴力,下家平账公司会按照自己的“规矩”来审核借贷人资质,独立决定是否接受平账。上下架公司之间实施了共同的平账行为来实现各自的目的,但双方有各自的犯罪故意,缺少共同的犯罪的直接故意。一些观点认为上下家公司为同行,就应当明知对方为“套路贷”公司,在明知对方性质的情况下还接受“平账”,至少存在间接放任的态度,因此上下家公司之间存在间接故意的共同犯罪。笔者并不认同这种观点,仅凭这一起犯罪事实并不能认定上下家公司明知对方为“套路贷”公司。“套路贷”是由高利贷演化而来,二者在外在特征上存在很多相似之处,两种混杂在借贷市场,许多受害人正是因为无法辨别选择了“套路贷,上下家公司也可能仅知道对方在从事高利贷业务,但并不知道对方从事“套路贷”行为,不能因为“平账”即认定为明知对方性质,避免打击过宽。[孙丽娟、孟庆华:《“套路贷”相关罪名及法律适用解析》,载《犯罪研究》2018年第1期。

 

  ]在案件的办理过程中,应注重及时的串案和并案,查清“平账”公司之间的“平账”次数,资金流向以及股东情况,用以证明双方的明知程度。在相关证据的支撑下,才可认定“平账”的上下家公司之间构成共同犯罪。

 

  (四)“套路贷”犯罪数额及犯罪形态认定

 

  1、关于犯罪金额的认定

 

  应正确把握套路贷的实质,和正常的民间借贷区分开,整体上做否定评价。除了受害人实际收到的的本金外,虚高的本金、双方约定的利息以及犯罪嫌疑人在借款过程中以“违约金”“保证金”“中介费”“服务费”等名义收取的费用均应作为犯罪数额予以认定。

 

  2、关于犯罪形态的认定

 

  以犯罪嫌疑人实际取得的犯罪金额为既遂,未实际取得仅骗取借款人签订借款合同的视为未遂。对于提起了民事诉讼,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财产被查封、扣押、冻结的,只要没有被划转,所有权没有转移,应认定为未遂。对于法院判决败诉但是还未执行或者已经进入执行程序蛋海绵执行的,笔者认为应当属于未遂,因为并未实际划拨,犯罪嫌疑人并未实际取得金额。

 

  3、关于量刑情节

 

  对于“套路贷”的量刑也应按照宽严相济的原则处理。对于主犯和造成严重危害被害人身、财产、危害社会秩序的应该从重处罚,对于从犯和有认罪认罚、积极退赃退赔、情节轻微和其他法律规定的的量刑情节的可以酌定从宽处理。

 

  三、“套路贷”的防范对策

 

  “套路贷”的不断升级已经带来严重的社会危害,应采取相应的防范对策予以严厉打击。“套路贷”犯罪的高发,主要是因为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多元化融资需求与金融产品供给之间的矛盾凸显,金融市场监管不力,案件事实复杂司法机关惩处不及时以及被害人自身缺乏辨别能力和风险意识等多种因素诱发的。因此,应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规制:

 

  (一)金融、银监、工商等部门应加强监管

 

  加强对小额贷款公司放贷资质的审核,发现企业、公司以民间借贷为名突破经营范围违法开展放贷业务要及时介入,及早规范,性质严重的及时取缔,[董邦俊,侯晓翔;“套路贷”的刑事规制及其防控研究.湖北社会科学.2018(10).

 

  ]加强金融监管部门、市场管理部门与司法机关的信息共享、协作监管,发现犯罪线索的及时移交公安机关处理。同时深化金融产品供给侧改革,创新开发信贷产品,规范信贷产品审核机制,做好宣传推广,让正规优质的信贷产品占领市场。

 

  (二)司法机关要加大对“套路贷”犯罪的惩处力度

 

  准确把握“套路贷”与正常的民间借贷、高利贷之间的区别,查清案件具体情况,具体案情具体处理,正确定性“套路贷”犯罪,在罪名的选择适用,罪数,犯罪形态数额等依案件具体事实处理,杜绝一概而论,努力使每一起“套路贷”案件罪行相适应。公检法之间应适时召开多部门联席会议,商讨打击“套路贷”犯罪中的难点问题,提供明确的执法打击依据和相关的证据标准,形成合力打击,精准打击“套路贷”犯罪。

 

  (三)要加强对公众的普法宣传

 

  加强对“套路贷”的宣传教育,公布典型案例,揭露“套路贷”的表现形式和犯罪手段,使公众进一步了解“套路贷”,从而提高公众对“套路贷”的辨别意识和风险防范能力。同时引导人们在遇到不法侵害是要及时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提醒公众不要轻信“无利息、无抵押、无担保”等虚假广告宣传,选择有贷款资质的正规金融机构进行贷款。准确评估自己的还款能力,量入为出,适度消费,理性借贷。

 

  (四)公众自身也要提高防范意识,了解有关“套路贷”的知识,学习防范对策

 

  坚决抵制“套路贷”,如需借款,一定要像正规借贷机构借款,查清借贷机构的性质,仔细审核借款合同的信息,不要轻信虚假广告。如已陷入“套路贷”陷井,要及时报警,特别是遭遇暴力追债更要第一时间报警。学会运用法律武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综上,目前“套路贷”的发展蔓延已经带来严重的社会危害,但许多“套路贷”案件事实难以查明,缺乏证据,甚至难以定罪,且目前对于“套路贷”尚缺少明确的法律规制,对于“套路贷”的处理存在较多争议,不能提供充分的制度性与实践性的保障,给司法实践中打击“套路贷”犯罪带来很大困难。通过对“套路贷”问题的规范有助于提高全社会的认知程度,使公众避免落入“套路贷”陷井;另一方面有助于更好地把握对“套路贷”犯罪的定性,并针对其犯罪特点提出防范对策,为此类案件的处理提供一点参考建议。



知网查重福礼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登录

x
客服QQ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