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大全 >

论文案例分享-黄陂姚集方言声韵调研究

2021-02-25 13:40


   本文以普通话音系为参照,分析研究黄陂姚集方言声、韵、调系的主要特点。通过充分的田野调查,收集黄陂姚集方言的相关语料,主要参照吴峤等著的《武汉郊区方言研究》以及赵元任先生所著的《湖北方言调查报告》,将黄陂姚集方言音系与现代汉名族共同语、黄陂城关方言、武汉方言进行比较,从共时和历时两个角度归纳出黄陂姚集方言音系的特点。方言是文化的活化石,如不加以保护,许多地方文化将会消失。本文对于黄陂姚集方言的研究正是基于保护方言、保护当地文化的目的。

 

  本文共分为七个章节:第一章,介绍黄陂姚集行政概况、方言概况、方言研究现状及不足、本文研究目的与意义、研究思路和方法、材料来源及符号说明。

 

  第二章,列出黄陂姚集方言音系,其中声母24个,包括零声母;韵母44个(不包括儿化韵);声调6个,保留入声。然后绘制出声韵配合关系表。

 

  第三章,从共时和历时两个角度将黄陂姚集方言与现代汉民族共同语、黄陂城关方言、武汉方言、中古《广韵》进行比较。

 

  第四章,专题研究黄陂姚集方言“形容词/动词+了”的音变情况。

 

  结语部分总结本文研究成果,提出有待进一步研究的问题。

 

  附录部分对黄陂姚集方言中读音较具特色的字词进行举例。

 

  (一)黄陂姚集行政概况

 

  姚集镇位于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北部,与大悟县、红安县交界,距区中心39公里。姚集镇在行政上现由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所管辖。姚集镇辖1个社区和36个村民委员会,土地总面积139.29平方公里,人口总数5.67万。

 

  土地革命时期,曾建立姚区,属陂安南县,1931年,属河口县苏维埃政府。抗战时期,改为鄂豫边区、陂孝北县方梅区。1949年隶属黄陂区方梅区。1952年为黄陂区第二区,1958年成立姚家集人民公社,1960年划归蔡店区,1969年成立姚家集人民公社,1984年改为姚集区,1986年撤区建镇至今。[搜狗百科]

 

  (二)黄陂姚集方言概况

 

  关于黄陂姚集方言的归属,30年代赵元任先生等调查湖北方言时绘制了65幅方言地图,并发表在《湖北方言调查报告》(1948年)中,将黄陂方言归入了楚语区,同时将汉口、汉阳、武昌方言划入西南官话区。

 

  作为独立、具体描写武汉方言的开山之作,《武汉方言研究》(1992年)对武汉方言的演变、内部差异、特点、声韵调、同音字等作出了详细的分析,但其研究对象局限于旧武汉三镇——汉口、汉阳、武昌,即今江岸、江汉、硚口、武昌、汉阳五区,并不包括黄陂。朱建颂在该书中指出,武昌、黄陂、新洲三县(现在为区)属江淮官话,老三镇属西南官话。

 

  吴峤等著的《武汉郊区方言研究》中,对武汉郊区黄陂、新洲、蔡甸、江夏的语音、音系、词汇、语法等作出了详细的说明。吴峤认为,黄陂方言属“楚语”系统,是汉语北方方言区(官话区)中一片独立的方言,很可能是古代楚地土语的遗存。黄陂方言最显著的特点表现在语音系统上。在黄陂话韵系中,有圆唇舌尖后元音ʯ和舌面前次低元音æ;有鼻辅音声母ŋ,即古疑母保留。在黄陂话声系中,无n——l对立,即古泥来母字不分,均作来母;北部口语中唇齿音声母f与舌根音声母x相混。在黄陂话调系中,古平、去两声,今黄陂话均分阴阳;入声独立,但已无塞音韵尾,正处在转化消失的过程中。[引自吴峤.罗庆云等.武汉郊区方言研究[M].武汉:武汉出版社,2002年版.]

 

  (三)黄陂姚集方言研究现状及不足

 

  1.研究现状

 

  黄陂方言语音研究的开端是赵元任先生等编写的《湖北方言调查报告》,这部报告于1948年出版,而后是1960年出版的《湖北方言概况》,两部著作都是以方言音系的描写为主,没有详细进行特殊语音现象分析,更没有语法方面的论述。

 

  关于黄陂方言语音研究的文章,主要涉及声调的分析。例如:熊一民《从武汉湖泗话、黄陂话的阴去看汉语的去声》,谈到湖泗话和黄陂话声调的阴去在音值方面具有特殊性,即湖泗话阴去字读为两个音段,黄陂话阴去调尾很高,且韵尾有紧喉现象。张吉妮、段思羽《武汉话与黄陂话声调研究报告》中提到,武汉话隶属于西南官话武天片,而黄陂话在语言地理上处于江淮官话和西南官话的交界处;黄陂虽地理位置上临近武汉,但声调系统却有着显著的差异,它保留了接近于中古去声的声调特征。

 

  完整描写黄陂话音系的则为前面谈到的吴峤等著的《武汉郊区方言研究》。

 

  只有一篇关于黄陂方言语法研究的论文,即潘攀《黄陂话几种生物式形容词》,文章中谈到,“Aa的”、“X流的”、“X伤的”三式需音变才能进入交际。音变的内容包括“a、流、伤”重读、韵母延长、调值变为553、“的”念轻声。音变表示强烈的主观感情色彩,强调中心成分的性状程度加深。“X神”式进入交际不需要音变,表示X的动作或声响反复出现,持续不断。这四种格式的主要语法功能是充当句子的谓语、定语和补语成分。

 

  2.不足之处

 

  近年来,汉语方言研究在广度和深度上朝纵深方向飞快地发展前进,但是就现有的研究成果来看,对于武汉黄陂方言的研究还比较少,对黄陂姚集方言的专题研究,甚至没有发现。在一方面是研究数量的稀少,在另一方面是研究方向的狭窄,大都为关于语音方面的研究。

 

  随着时代的飞速发展,交通运输变得更为便捷,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地区之间人员流动加速,方言之间的交流更加扩大化,于是现在的方言没有从前那么“纯正”。第二是由于国家政策,现在推广普通话非常流行,说普通话是文明的表现,即使是山村里没有读过书的老年人,也可以通过电视媒体等手段学习普通话,这在无形之中影响了他们的方言发音。所以说年代比较久远的方言语音研究材料已经不能赶上语言的发展变化速度,研究材料和研究成果亟待更新。

 

  (四)研究目的与意义

 

  首先,方言是文化的活化石,如果不加以保护,许多地方文化将会消失。本文对于黄陂姚集方言的研究旨在为保护方言、保护当地文化出一份力。

 

  其次,方言正处在急剧变化和消失的过程中,而方言调查、研究工作难以普及到各乡镇。本文可以为方言研究和汉语研究积累资料。

 

  再次,研究地方方言有利于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方言作为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其研究本身就是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

 

  最后,方言研究有利于推广普通话。保护方言与推广普通话并不冲突,我们的目标是既讲好方言,又能说普通话。方言承载着当地文化,而普通话作为全国通行的公共交际用语,有利于各地区的人们进行无障碍的交流。对地方方言的研究能找出方言的特点,总结出其与普通话不同之处,有针对性地进行普通话推广和学习。

 

  (五)研究思路和方法

 

  第一、实地调查法。对黄陂姚集方言进行实地考查,仔细聆听并记录当地人发音。

 

  第二、实验研究法。将语音材料输入计算机软件,如斐风方言调查软件等,得出较为准确的结论。

 

  第三、文献研究法。在研究成文之前寻找已有的研究,对以后的文章提供更多的资料支撑。

 

  第四、分析比较法。将黄陂姚集方言与黄陂城关方言、武汉方言、现代汉民族共同语等进行对比,便于论文成文。

 

  (六)材料来源和符号说明

 

  1.材料来源

 

  黄陂姚集方言语音的相关材料本人实地调查所得,其他的参考文献随文注明。

 

  邓园园,主要发音人,女,72岁(1948年生),在家务农,没有上过学,不识字。黄陂区姚家集镇乐河村人,一直生活在本地,不会说普通话或其他方言。

 

  卢恩梅,女,82岁(1938年生),在家务农,没有上过学,不识字。黄陂区姚家集镇邓咀村人,一直生活在本地,不会说普通话或其他方言。

 

  邓杰,男,44岁(1976年生),姚集镇邓咀村人,初中文化程度,能说带方言口音的普通话,不会说除姚集方言以外的其他方言。

 

  杨冬琼,女,46岁(1974年生),姚集镇邓咀村人,小学文化程度,从未使用普通话,也不会说其他方言。

 

  2.符号说明

 

  ⑴语音符号采用国际音标和汉语拼音。音标输入采用的是潘悟云先生“云龙国际音标输入法”,汉语拼音字体为Caribli。

 

  ⑵音标中送气音的送气符号用“h”表示。

 

  二、黄陂姚集方言声系

 

  (一)声母

 

  唇音舌尖前音舌尖中音舌尖后音舌面前音舌面后音零声母

 

  p八白笔步ʦ足最钻载t达带低度tʂ主追赚准ʨ即间久今k告狗顾该ø以五窝挖

 

  ph怕牌陂普ʦh醋脆曾册th塔台体土tʂh处吹穿蠢ʨh其千秋起kh卡楷苦愧

 

  m麻买米木s洒伞赛速n暖你您ʂ书水拴顺ȵ拟撵娘捏ŋ爱袄哑硬

 

  f烦分佛护l腊来理闹ʐ任肉惹软ɕ霞席秀信x含害咸鞋

 

  (二)韵母

 

  开口呼齐齿呼合口呼撮口呼

 

  ɿ师次司狮

 

  ʅ指尺使日i席配背媒u补虎雾顾ʯ出主书雨

 

  a擦萨辣鸭ia家佳下匣ua挂刮夸跨ʯa刷爪耍抓

 

  o博脱活歌io掠却药学

 

  æ得百脉册iæ咩撇列猎uæ说帼获或ʯæ缺诀越获

 

  ɛ射赊扯撤iɛ别介也液ʯɛ惹薛穴靴

 

  ai牌改台楷uai歪外乖块ʯai衰率踹喘

 

  ei贝脆碎对uei位飞桂葵ʯei锥锤惢睿

 

  au报袄操套iau票笑秒桥ʯau扰娆绕饶

 

  əu肚楚六凑iəu求流修谬ʯəu柔肉揉糅

 

  an班餐短卵iɛn面变全眼uan管宽玩完ʯan圈劝轩软

 

  ən本盾村曾in亲定宾民uən滚文问困ʯən纯裙忍准

 

  aŋ糖棒藏桑iaŋ强讲养相uaŋ广逛网王ʯaŋ状闯霜攘

 

  oŋ朋梦懂痛ioŋ炯琼兄熊

 

  (三)声调

 

  调类调值例字

 

  阴平33巴缩搓仓昌渊婚香双帮

 

  阳平31拔薄爬晴从琼雄同划莱

 

  上声42洗抵懂养闯醒好秒巧小

 

  阴去35性怕碰蹦带掉欠线种送

 

  阳去115户树洞幸碍梦诵宴踏辩

 

  入声213灭雪诀绝笔吃出族入尺

 

  (四)声韵配合关系表

 

  韵母

 

  声母开口呼

 

  ɿʅa oæɛai ei auəu anən aŋoŋ

 

  p把博伯拜被包班本帮蹦

 

  ph怕破拍呸牌配跑剖盘盆胖朋

 

  m马摸麦1买梅毛某慢门忙母

 

  f佛否烦分

 

  t大多得嘚带对到都但等当洞

 

  th她拖特台退套头谈藤糖同

 

  n暖

 

  l拉挪2来类老

 

  k尬过隔3该高狗干跟刚共

 

  kh卡可客给楷考口看肯抗空

 

  ŋ哑饿额4爱咬藕安硬昂5

 

  x哈和黑6害嘿好后含很杭红

 

  ʨ

 

  ʨh

 

  ȵ

 

  ɕ

 

  tʂ志炸桌折这找州站真张中

 

  tʂh尺查戳彻扯超抽产陈常冲

 

  ʂ是厦朔蛇赊少收山身上

 

  ʐ日弱让用

 

  ʦ字杂坐窄再最早走赞赠脏总

 

  ʦh词擦搓拆财脆吵楚餐层藏从

 

  s四萨所塞赛碎扫搜算森桑送

 

  ø啊哦7唉诶

 

  韵母

 

  声母齐齿呼

 

  i ia io iæiɛiau iəu iɛn in iaŋioŋ

 

  p比8憋表贬宾

 

  ph皮啪撇票篇品

 

  m米灭秒面民

 

  f

 

  t低嗲9叠掉丢点鼎

 

  th体10贴跳填挺11

 

  n你您

 

  l里略列聊柳练林量

 

  k

 

  kh

 

  ŋ

 

  x

 

  ʨ及家脚12节叫救间今姜炯

 

  ʨh其恰确切桥求钱琴强穷

 

  ȵ拟13虐捏鸟牛撵

 

  ɕ席下削歇小修先新相熊

 

  tʂ

 

  tʂh

 

  ʂ

 

  ʐ

 

  ʦ

 

  ʦh

 

  s

 

  ø一鸭药14野要有研音阳

 

  韵母

 

  声母合口呼

 

  u ua uæuai uei uan uən uaŋ

 

  p补

 

  ph普

 

  m母

 

  f护

 

  t

 

  th

 

  n

 

  l

 

  k古挂国乖桂管棍广

 

  kh苦咵筷愧宽困框

 

  ŋ

 

  x话或怀会慌

 

  ʨ

 

  ʨh

 

  ȵ

 

  ɕ

 

  tʂ

 

  tʂh

 

  ʂ

 

  ʐ

 

  ʦ

 

  ʦh

 

  s

 

  ø五挖15外为玩问网

 

  韵母

 

  声母撮口呼

 

  ʯʯaʯæʯɛʯaiʯeiʯauʯəuʯanʯənʯaŋ

 

  p

 

  ph

 

  m

 

  f

 

  t

 

  th

 

  n

 

  l

 

  k

 

  kh

 

  ŋ

 

  x

 

  ʨ

 

  ʨh

 

  ȵ女

 

  ɕ

 

  tʂ主抓绝拽追专均装

 

  tʂh出缺踹锤传纯闯

 

  ʂ书刷说靴帅谁悬顺双

 

  ʐ鱼16热惹瑞绕肉染忍

 

  ʦ

 

  ʦh

 

  s

 

  ø玉愿云

 

  说明:上表中用数字标明的皆有音而无对应的汉字。

 

  1.【上声】对母亲的昵称。

 

  2.【上声】动词,把物体从穿引的线上扯下来。

 

  3.【阴去】形容词,形容勒得不舒服。

 

  4.【阳去】“~牙齿”:咬紧牙齿。

 

  5.【阴平】动词,埋、包裹住。

 

  6.【阴去】“~么大”:很大。

 

  7.【阴平】语气词,表示赞。同

 

  8.【入声】“嘴巴瞎~”:乱说话。

 

  9.【入声】动词,给你。

 

  10.【入声】“~泥巴”:敷上泥巴。

 

  11.【阴去】形容草率乱写乱画。

 

  12.【入声】动词,给你。

 

  13.【上声】动词,步行去某处游玩。

 

  14.【入声】语气词,表示惊呼。

 

  15.【阴去】躺下了,倒下了。

 

  16.【上声】动词,呕吐。

 

  三、黄陂姚集方言的比较研究

 

  (一)声母比较

 

  1.与普通话比较

 

  普通话的声母包括零声母在内一共有22个,黄陂姚集方言声母包括零声母在内有24个,比普通话多出了ȵ和ŋ声母。具体区别如下:

 

  1.1.黄陂姚集方言声母和普通话一样都有舌尖后音zh、ch、sh和舌尖前音z、c、s。但是黄陂姚集方言中也有少数混淆,例如:

 

  ①zh发成z:眨、爪、罩。

 

  ②ch发成c:初、楚、础、杵、储、差、拆、钗、柴、豺、吵、搀、掺、谗、馋、潺、缠、蟾、产、铲、阐、撑、疮、床、创。

 

  ③sh发成s:筛、晒、数、漱、生、牲、笙、甥、省。

 

  1.2.黄陂姚集方言的f、h声母混淆严重,例如:

 

  ①f发成h:发、罚、法、非、肥、匪、费、方、防、仿、放、风、冯、讽、凤。

 

  ②h发成f:乎、胡、虎、户、欢、还、缓、换、婚、浑、混。

 

  1.3.f、h组存在一些普通话常用的拼合并不存在于黄陂姚集方言,例如:fa、fei、huan、hun、fang、feng。

 

  1.4.普通话中的ŋ只能做韵尾,不能做声母。而在黄陂姚集方言中,ŋ既能做韵尾,又能做声母。ŋ可以和开口呼中的绝大部分韵母相拼,包括:a、o、æ、ɛ、ai、au、əu、an、ən、aŋ、oŋ。

 

  1.5.黄陂姚集方言中的双唇音b、p、m可与韵母ong[oŋ]相拼。例如:绷、崩、蹦、泵、砰、鹏、捧、碰、懵、萌、猛、梦。

 

  1.6.普通话中的[n][l]在姚集方言中绝大多数都归于[l],只有“你、暖”发作[n]。

 

  2.与黄陂城关方言比较

 

  2.1.黄陂城关方言的f、h发音与普通话一致

 

  2.2.黄陂城关方言的舌尖后音zh、ch、sh与舌尖前音z、c、s不分。绝大多数舌尖后音zh、ch、sh皆归于舌尖前音z、c、s。此现象主要存在于开口呼韵母的音节,例如:

 

  ①zh发成z:指[ʦʅ]、炸[ʦa]、桌[ʦo]、遮[ʦɛ]、找[ʦau]、州[ʦəu]、站[ʦan]、真[ʦən]、张[ʦaŋ]、中[ʦoŋ]。

 

  ②ch发成c:尺[ʦhʅ]、查[ʦha]、戳[ʦho]、车[ʦhɛ]、吵[ʦhau]、抽[ʦhəu]、产[ʦhan]、陈[ʦhən]、常[ʦhaŋ]、冲[ʦhoŋ]。

 

  ③sh发成s:时[sʅ]、厦[sa]、烁[so]、射[sɛ]、少[sau]、收[səu]、山[san]、身[sən]、上[saŋ]。

 

  3.与武汉方言比较

 

  武汉方言的声母包括零声母在内一共有19个,黄陂姚集方言声母包括零声母在内有24个,两者数量差别较大。具体区别如下:

 

  3.1.在武汉方言中,[n][l]都归于[n]。而在黄陂姚集方言中绝大多数[n][l]都归于[l],只有极少数字音发作[n],与武汉方言正好相反。

 

  3.2.武汉方言没有舌尖后音zh、ch、sh、r,同黄陂城关方言情况相似,而黄陂姚集方言包含zh、ch、sh、r与z、c、s之分。

 

  3.3.黄陂姚集方言中的r[ʐ]在武汉方言中归于[n]、[ɹ]、[ø](韵母以[y]起头)三类。归于[n]的如,肉、人、揉、柔、让、然、弱、仍、扔;归于[ɹ]的如,芮、睿、锐、枘、蚋;归于[ø]的如,入、如、孺、茹、润、闰。

 

  3.4.黄陂姚集方言中的zh在武汉方言中一部分归于z,另外一部分归于j。归于j的如:主、著、朱、住、煮、准、谆、淳。

 

  3.5.黄陂姚集方言中的ch在武汉方言中一部分归于c,另外一部分归于q。归于q的如:出、处、厨、触、蠢、唇、春、醇。

 

  3.6.黄陂姚集方言中的sh在武汉方言中一部分归于s,另外一部分归于x。归于x的如:书、树、输、抒、枢、叔、殊、顺。

 

  3.7.黄陂姚集方言比武汉方言多出了声母[ȵ],而这一声母在武汉话中皆发成n。如:拟、撵、娘、捏、鸟、尿、牛。

 

  4.与中古《广韵》比较

 

  黄陂姚集方言口语中仍然保留着一部分中古见组声母三等字的读音。也就是普通话的部分j[ʨ]组声母齐齿呼云韵母字在黄陂姚集方言中仍读作[k]组声母,但是韵母变成了开口呼。例如:

 

  黄陂姚集方言例字普通话

 

  ka

 

  kan

 

  kaŋ

 

  kau

 

  ko

 

  kai

 

  kən家夹甲

 

  间

 

  豇

 

  跤觉窖

 

  角

 

  皆介解街戒界届阶诫

 

  粳ʨia

 

  ʨian

 

  ʨioŋ

 

  ʨiao

 

  ʨiao

 

  ʨiɛ

 

  ʨiŋ

 

  kha

 

  khəu

 

  khan恰卡掐

 

  敲

 

  嵌ʨhia

 

  ʨhiau

 

  ʨhian

 

  xa

 

  xan

 

  xaŋ

 

  xai

 

  kai下

 

  咸衔陷

 

  项巷

 

  鞋蟹

 

  械ɕia

 

  ɕian

 

  ɕiaŋ

 

  ɕiɛ

 

  ɕiɛ

 

  (二)韵母比较

 

  1.与普通话比较

 

  从数量上来看,普通话有37个韵母(不包括儿化韵)。黄陂姚集方言有44个韵母(不包括儿化韵),数量较普通话多。具体区别如下:

 

  1.1.黄陂姚集方言没有后鼻音韵母eng[əŋ]、ing[iŋ],但是有后鼻音韵母ang[aŋ]。前鼻音韵母an[an]、en[ən]、in[in]与普通话保持一致。eng[əŋ]归于en[ən]或ong[oŋ],ing[iŋ]皆归于in[in],例如:

 

  ①eng[əŋ]归于en[ən]:灯、藤、冷、更、坑、横、正、成、声、扔、赠、曾、僧。

 

  ②eng[əŋ]归于ong[oŋ]:崩、朋、梦、风。

 

  ③ing[iŋ]归于in[in]:冰、平、命、定、听、另、景、晴、性、硬。

 

  1.2.黄陂姚集方言没有撮口呼[y],取而代之的是撮口呼[ʯ],且[ʯ]与其他音素的组合形式更为丰富,一共包含11种:ʯ、ʯa、ʯæ、ʯɛ、ʯai、ʯei、ʯau、ʯəu、ʯan、ʯən、ʯaŋ。普通话的撮口呼韵母只有5种:y、yɛ、ʯan、ʯn、ʯŋ。

 

  1.3.在黄陂姚集方言发音中,普通话韵母中介音<u>的发音常常被[ʯ]替代,而音节其他成分保持不变,例如:抓、刷、拽、踹、帅、追、锤、谁、瑞。

 

  1.4.黄陂姚集方言中没有单韵母e[ɤ],而多之[ɛ]、[æ]及以二者为韵腹的复韵母。e[ɤ]归于[æ]、[ɛ]或[o],例如:

 

  ①e[ɤ]归于[æ]:得、特、折、彻、蛇。

 

  ②e[ɤ]归于[ɛ]:扯、车、舍、社。

 

  ③e[ɤ]归于[o]:么、歌、恶、和。

 

  2.与黄陂城关方言比较

 

  2.1.从数量上看,黄陂城关方言韵母较黄陂姚集方言韵母多一个,即[ɤ]。

 

  2.2.黄陂姚集方言的舌尖后浊擦音r[ʐ]比黄陂城关方言丰富。例如:日[ʐʅ]、尔[ʐʅ]、而[ʐʅ]、耳[ʐʅ]、二[ʐʅ]。而黄陂城关方言将日、尔、而、耳、二皆发作[ɤ]

 

  2.3.黄陂姚集方言多儿化韵,而黄陂城关方言基本无儿化韵。黄陂姚集方言儿化韵例如:字儿[ʦər]、瓶儿[phər]、味儿[wər]、碗儿[war]、盖儿[gar]、官儿[guar]、棍儿[kuər]。

 

  3.与武汉方言比较

 

  从数量上来看,武汉方言有35个韵母(不包括儿化韵)。黄陂姚集方言有44个韵母(不包括儿化韵),数量较武汉话多。具体区别如下:

 

  3.1.武汉方言有黄陂姚集方言所没有的[ɤ]组、[y]组韵,而黄陂姚集方言有武汉方言所不具备的[æ]组、[ʯ]组韵。

 

  3.2.黄陂姚集方言中的[æ]韵母在武汉方言中皆发成[ɤ]。如,白、拍、脉、得、特、隔、刻、黑、折、彻、蛇、窄、拆、塞。

 

  3.3.黄陂姚集方言中的[ʯ]组韵母数量远远多于武汉方言的[y]组韵母,后者与普通话情况相同。黄陂姚集方言中的[ʯ]、[ʯɛ]、[ʯan]、[ʯən]在武汉话中相应地发作[y]、[yɛ]、[yan]、[yn]。如:出、书、输、属;靴、越、决、诀;圈、劝、轩、软;纯、春、准、唇。

 

  4.与中古《广韵》比较

 

  中古韵母将韵腹和韵尾相同或相近的韵归纳在一起组成了十六摄,分为无辅音韵尾音:果、假、遇、蟹、止、效、流和有辅音韵尾音:咸、深、山、臻、宕、江、曾、梗、通。在此主要探讨无辅音韵尾音的七摄。

 

  无辅音韵尾音:果、假、遇、蟹、止、效、流七摄。在黄陂姚集方言中果摄一等歌和三等戈,在发展中,一等歌韵母发音皆为[o],三等戈代表字瘸字韵母在黄陂姚集方言中发音为[ʯɛ](如“靴”)、[ʯæ](如“瘸”)或[iɛ](如“茄”)。假摄在黄陂姚集方言中分为了五类韵母:一类为[a],代表字有拿、茶等;;一类为[ia],代表字为牙、假;一类则是[iɛ],代表字爹、借等;一类则是[ɛ]类,代表射、舌等;一类是[ua],代表如瓜,瓦。

 

  遇摄中一等模中帮组、见组、晓组、影组韵母与中古韵母一致,而端组、泥组、精组都有了改变,由<u>变成了[əu];遇三等鱼除泥来母合照组韵母变成了[əu]之外,其余的<u>或[y]都变成了[ʯ],遇三虞非组与中古韵母一致,其他韵母皆由<u>变成了[ʯ]。蟹摄蟹开一、蟹开二、蟹开三、蟹开四,以及蟹合二、蟹合四与中古音韵基本一致,蟹合一和蟹合三都有了变化,中古蟹合一[ei]变成了<i>,蟹合三精组、知组、照组[uei]丢失韵头变成[ei],而非组[ei]添加韵头变成[uei]。

 

  止摄止开三除了帮组声母的韵母由<i>变成了[ei]之外,其他的与中古音韵基本一致。可在止合中则全部由<i>变成了[ei]以及[uei]、[uai]。在黄陂姚集方言中效摄、流摄都比较稳定,今音与中古音基本一致。

 

  (三)声调比较

 

  1.与普通话比较

 

  黄陂姚集方言共有六种调类,分别是阴平、阳平、上声、阴去、阳去、入声,分别对应调值33、31、42、35、115、213。而普通话只有四种调类,平、上、去、入,分别对应调值为55、35、214、51。可见黄陂姚集方言的调型较普通话丰富,且调值差异较大。黄陂姚集方言调系较普通话最明显的不同便是去声分为阴去和阳去,且保留入声。

 

  2.与黄陂城关方言比较

 

  黄陂姚集方言调类与黄陂城关方言保持一致,调值有一定差异。黄陂城关方言的阴平、阳平、上声、阴去、阳去、入声,分别对应调值33、313、42、45、44、24。与黄陂姚集方言的33、31、42、35、115、213比较,二者的阴平、上声调值相同;黄陂姚集方言的阳平是全降调,阳去是平升调,入声是降声调;黄陂城关方言的阳平是降升调,阳去是平调,入声是升调。另外,黄陂城关方言的阴去调值更高。

 

  3.与武汉方言比较

 

  从数量上来看,武汉方言有4个调类(不包括轻声)。黄陂姚集方言有6个调类(不包括轻声),数量较武汉方言多。具体区别如下:

 

  3.1.在调类上,武汉方言分为阴平、阳平、上声、去声。黄陂姚集方言中去声分为了阴去和阳去,且较武汉方言多出入声这一调类。

 

  3.2.在调值上,武汉方言的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分别对应调值55、213、42、35,而黄陂姚集方言的六个调类阴平、阳平、上声、阴去、阳去、入声分别对应调值33、31、42、35、115、213。可见,两种方言仅有上声调值相同。武汉方言的阴平调值显著高于黄陂姚集方言。

 

  4.与中古《广韵》比较

 

  中古音共有八个调类,分别是阴平、阳平、阴上、阳上、阴去、阳去、阴入、阳入八种调类,比黄陂姚集方言多出了两种调类。具体特点如下:

 

  4.1.黄陂姚集方言的平声分为阴平和阳平。阴平来源于古清声母平声字,少数来源于古入声字;阳平其一来源于古浊声母平声字,其二来源于古入声字,此外还有少数来自古次浊、全清、次清入声字。

 

  4.2.黄陂姚集方言的去声分为阴去和阳去。阴去来源于古清声母去声字;阳去其一来源于古浊声母去声字,其二来源于古全浊声母上声字。

 

  4.3.黄陂姚集方言入声独立。很大一部分古入声字在黄陂话中仍保持着独立的调类,但是其正在向阳平等调类进行转化。

 

  四、“形容词/动词+了”的音变情况

 

  (一)“形容词/动词+了”音变关系表

 

  1.开口呼

 

  原音节音变后的音节例词

 

  ~ɿ~ɿau紫了、刺了、辞了、死了

 

  ~ʅ~ʅau值了、指了、治了、迟了、试了、湿了

 

  ~a~aa把了、怕了、麻了、大了、大了、塌了、拉了、卡了、炸了、扎了、擦了、查了、傻了、砸了、擦了、洒了

 

  ~o~oo薄了、破了、摸了、多了、脱了、挪了、过了、渴了、饿了、喝了、啄了、戳了、弱了、坐了、错了、锁了

 

  ~æ~ææ拍了、得了、隔了、刻了、黑了、折了、撤了、设了、窄了、拆了、塞了

 

  ~ɛ~ɛɛ扯了、撤了

 

  ~ai~æ掰了、摆了、败了、卖了、买了、带了、抬了、来了、改了、盖了、开了、矮了、害了、宰了、踩了、晒了

 

  ~ei~ɛ背了、赔了、配了、霉了、对了、推了、退了、勒了、醉了、催了、脆了、随了、碎了

 

  ~au~o包了、报了、饱了、跑了、毛了、到了、套了、逃了、老了、搞了、告了、考了、要了、咬了、好了、找了、抄了、早了、吵了、扫了

 

  ~əu~ə谋了、否了、抖了、偷了、投了、够了、扣了、厚了、皱了、臭了、抽了、走了、搜了、馊了

 

  ~an~æ搬了、办了、判了、满了、慢了、翻了、烦了、犯了、短了、断了、干了、看了、砍了、安了、按了、喊了、占了、缠了、删了、攒了、残了、算了、散了、酸了

 

  ~ən~ɛ笨了、喷了、焖了、分了、等了、誊了、跟了、啃了、硬了、赢了、狠了、诊了、沉了、伸了、赠了、蹭了

 

  ~aŋ~a帮了、绑了、胖了、忙了、挡了、躺了、烫了、杠了、扛了、夯了、涨了、唱了、长了、上了、伤了、让了、脏了、藏了、丧了

 

  ~oŋ~o崩了、碰了、捧了、蒙了、懂了、动了、通了、拱了、空了、红了、中了、肿了、冲了、充了、用了、送了

 

  2.齐齿呼

 

  原音节音变后的音节例词

 

  ~i~iau毙了、比了、劈了、眯了、低了、抵了、提了、踢了、剃了、离了、急了、寄了、齐了、腻了、洗了、熄了

 

  ~ia~iaa瞎了、下了

 

  ~io~ioo略了、削了

 

  ~iæ无

 

  ~iɛ~iɛɛ别了、憋了、灭了、叠了、贴了、裂了、列了、接了、借了、结了、切了、捏了、歇了、斜了、写了、卸了

 

  ~iau~io标了、飘了、瞟了、瞄了、掉了、调了、跳了、聊了、交了、叫了、瞧了、翘了、削了、小了、笑了

 

  ~iəu~iə丢了、溜了、留了、流了、救了、旧了、求了、修了

 

  ~iɛn~iɛ变了、编了、骗了、偏了、免了、点了、垫了、填了、练了、连了、减了、剪了、签了、念了、撵了、闲了

 

  ~in~iɛ病了、冰了、拼了、平了、定了、订了、听了、停了、淋了、领了、进了、请了、信了、醒了、印了、赢了

 

  ~iaŋ~ia凉了、亮了、量了、晾了、讲了、降了、抢了、想了、响了

 

  ~ioŋ~io囧了、穷了、凶了

 

  3.合口呼

 

  原音节音变后的音节例词

 

  ~u~uau补了、铺了、糊了、付了、鼓了、哭了、枯了、误了

 

  ~ua~uaa挂了、刮了、垮了、夸了、花了、画了、化了、挖了

 

  ~uæ无

 

  ~uai~uæ怪了、乖了、快了、坏了、怀了、歪了

 

  ~uei~uɛ贵了、跪了、亏了、回了、毁了、会了、喂了、围了

 

  ~uan~uæ关了、管了、宽了、完了、玩了、晚了、弯了

 

  ~uən~uɛ滚了、困了、捆了、问了、稳了、闻了

 

  ~uaŋ~ua逛了、光了、旷了、黄了、慌了、晃了、忘了

 

  4.撮口呼

 

  原音节音变后的音节例词

 

  ~ʯ~ʯau住了、煮了、出了、输了

 

  ~ʯa~ʯaa抓了、刷了、耍了

 

  ~ʯæ~ʯææ绝了、缺了、瘸了、说了、热了

 

  ~ʯɛ~ʯɛɛ惹了

 

  ~ʯai~ʯæ拽了、踹了、揣了、甩了、帅了

 

  ~ʯei~ʯɛ追了、坠了、吹了、锤了、睡了

 

  ~ʯau~ʯo饶了、绕了

 

  ~ʯəu~ʯə揉了

 

  ~ʯan~ʯæ转了、赚了、穿了、传了、串了、悬了、染了、远了、圆了

 

  ~ʯən~ʯɛ准了、蠢了、顺了、忍了

 

  ~ʯaŋ~ʯa装了、撞了、创了、闯了、爽了

 

  说明:

 

  ⑴“~”指代声母部分。

 

  ⑵音素连续重复出现,如“~aa”,表示该音的延长,通常两相同音素之前会有调值的变化及短暂的发音停顿。

 

  ⑶“例词”不一定是词,有的是语素的组合,且不能单独使用。比如“帅了”,可以放到句子中使用——“他变帅了”。该句中的“帅了”便可变读成[ʂʯæ]。

 

  (二)“形容词/动词+了”音变规律

 

  1.分述

 

  ⑴“ɿ、ʅ、i、u、ʯ”五个单韵母音节的动词或形容词加“了”之后,在原音节后直接加“au”音。此变化可能是为了发音的轻松简便,使得“了”[liau]的声母和韵头脱落。

 

  ⑵以下以“a、o、æ、ɛ”作为韵腹的后响二合复韵母音节的动词或形容词加“了”之后都是将韵腹发音延长,有介音“i、u、ʯ”的保留介音。

 

  a ia uaʯa

 

  o io

 

  æiæ*uæ*ʯæ

 

  ɛiɛʯɛ

 

  说明:“*”表示黄陂姚集方言中无此韵的动词或形容词。

 

  ⑶韵母为“ai、uai、ʯai”的动词或形容词,韵腹“ai”都变成“æ”,读音异化。

 

  ⑷韵母为“ei、uei、ʯei”的动词或形容词,韵腹“ei”都变成“ɛ”,读音异化。

 

  ⑸韵母为“au、iau、ʯau”的动词或形容词,韵腹“au”都变成“o”,读音异化。

 

  ⑹韵母为“əu、iəu、ʯəu”的动词或形容词,韵腹“əu”都变成“ə”,韵尾脱落。

 

  ⑺韵母为“an、uan、ʯan”的动词或形容词,韵腹“an”都变成“æ”,读音异化。

 

  ⑻韵母为“ən、uən、ʯən”的动词或形容词,韵腹“ən”都变成“ɛ”,读音异化。

 

  ⑼韵母为“aŋ、iaŋ、uaŋ、ʯaŋ”的动词或形容词,韵腹“aŋ”都变成“a”,韵尾脱落。

 

  ⑽韵母为“oŋ、ioŋ”的动词或形容词,韵腹“oŋ”都变成“o”,韵尾脱落。

 

  ⑾韵母为“iɛn”的动词或形容词,韵母直接变读成“iɛ”,韵尾脱落。

 

  ⑿韵母为“in”的动词或形容词,韵母直接变读成“iɛ”,读音异化。

 

  2.小结

 

  在黄陂姚集方言“动词/形容词+了”的变读过程中,形容词或动词韵母无韵头“i、u、ʯ”的没有另外添加韵头,有韵头“i、u、ʯ”的皆保留韵头。在“开、齐、合、撮”四呼中,相同的韵腹的音变具有一致性。音变的脱落现象比较普遍,异化现象同样丰富。“了”的读音大多不见踪影,仅“ɿ、ʅ、i、u、ʯ”五个单韵母音节的动词或形容词加“了”之后,在原音节后加“au”音,这是“了”[liau]的非完整读音保留。而其他的“动词、形容词+了”变读都只是在动词、形容词的原发音上做出改变。



知网查重福礼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登录

x
客服QQ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