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知网查重 >

论文案例大全-浅析云南傣族孔雀舞身体活动表达研究

2021-02-21 11:01


   孔雀舞作为我国傣族最具特色的民间传统舞蹈,具备广泛性、群众性、历史性和代表性等特点。云南西部瑞丽市是傣族聚居的多民族地区,在瑞丽,傣族占人口的绝大多数,孔雀大师毛相先生也出生在瑞丽,经过多年的演变和发展,孔雀舞逐步在瑞丽成为流行舞蹈,其发展速度之迅速令我们难以想象,目前其流行程度已达到峰值,家喻户晓的孔雀舞已然成为瑞丽的文化标杆。因此,本研究选择以最具典范和代表的云南瑞丽市为例,该地区的舞蹈具有直观性和特殊性,与冰冻的文化形态相比,具有动态性和历史性。运用文献和逻辑分析。基于人类学、社会学的理论知识,本文通过对体育舞蹈的分析,得出一些结论,由于不同的用途,表演者在舞蹈肢体动作中有不同的行为特征,表达人类活动的目的也不同,不同表达内容最终会导致身体活动的不同表现。

 

  (一)傣族孔雀舞背景起源

 

  瑞丽,一个坐落于中国云南省西部的边境城市,隶属于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位于横断山高黎贡山南段,由虎永山、莽海山组成,营盘山和三大山。傣族广泛分布于各省、自治州、自治区、直辖市。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具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变化多端的自然气候,丰富多样的自然资源是大自然对傣族人民的馈赠[1]。数不胜数的绿色植物肆意生长,郁郁葱葱,交替覆盖形成了广袤无垠的热带雨林,苍翠茂盛的参天大树,错综复杂的溪流或湖泊,为不计其数的生命创造了宜居的生长环境,例如被傣族人民称作“圣鸟”的孔雀,便在热带雨林中悠然自得的生活[2]。人们对生活在热带雨林中的空间充满了遐想,这才在脑海中产生了孔雀在绿意盎然的雨林中悠闲漫步的场景,让傣族人民不禁想要模仿其优雅的身姿和形态,正因如此,未来得以广泛传播的孔雀舞才得以发展和传承[1]。

 

  (二)傣族孔雀舞不同历史时期的演变

 

  从数千年前的古滇王国、越南等国家发展到如今的云南傣族聚居地区,孔雀的优雅美艳形象一直被人们所追崇,其受到推崇的原因不仅和人文、自然和宗教信仰息息相关,但它在一定时期也起着特殊的作用,在阅读了许多云南的文化文献后,我相信古人想象中的“神”控制着人类在天空中的生存本性,鸟类可以在天空中飞翔,古人在思考身体、翅膀和如果鸟有羽毛,它们就能飞上天堂,更接近“天堂”,更容易与“天堂”中的“上帝”进行交流,向“上帝”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诉求[3]。古时候的人们在祈福、祭祀时以在岩壁上作画的特殊方式来对人头鸟身的舞蹈形态进行详细记录,而在现代生活中,距离我们最近的寺庙中也能够看到雕刻成人头鸟身雕像,这便是孔雀舞最早产生的形态,反映了古代傣族人成为神的愿望。缩短与神的距离,与神分享圣灵[3]。

 

  唐宋元时期,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社会逐渐形成了众多的乐舞等级,越代傣族先民非常喜爱孔雀,在傣族人的心目中,孔雀是上帝的使者[1]。傣族进入农业时代,人们模仿和加工孔雀的动作来表达他们对孔雀的崇拜,这个时期的孔雀舞充分表达了那时的人民对于食物的热爱以及对天堂使者的感恩。

 

  明朝至清朝期间,佛教开始在傣族地区盛行,其发展程度越发蓬勃,对于佛教在傣族地区产生发展的时间,人们具有不同的看待眼光。在这段时期内,佛教在傣族人民居住地区发展较快,大乘佛教与当地原始宗教之间具有历史悠久的的密切联系,随着古代社会的不断发展,佛教以其迅速的发展势态不断扩大,逐渐在傣族地区以及傣族地区的原始宗教中占据了主要位置[4]。通过“孔雀舞”从古到今的发展,精神在傣族人民的生活中起着主导作用,佛教塑造了佛教中“孔雀舞”的含义,赋予了它宗教意义。孔雀成为佛旁的神鸟,于是孔雀逐渐被人们定义为正义和善良的化身,能够给人们带来和平与安定,快乐与幸福,而以孔雀形态衍生出来的“孔雀舞”也逐渐被傣族人民作为其信仰中的一部分[5]。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成立,“民族平等、共同富裕”的口号在民间社会广泛流传,人民广而赞之。国家开始注重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相关组织面向全社会各族人民征集歌舞。由于重视民族文化的发展和传承,他在壮年时就在傣族各地兴起并创办了各种学校,使越来越多的傣族民间艺人和人民生活水平得到提高,他们创造孔雀舞的精力和时间越来越长在此期间,专业舞蹈队进入傣族地区,探索傣族音乐舞蹈收藏,傣族孔雀舞舞台再度打造,队员们与傣族群众一起生活、吃饭、工作、学习孔雀舞,得到了傣族群众的认可,为傣族孔雀舞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6]。

 

  一、德宏瑞丽傣族孔雀舞分析

 

  (一)瑞丽孔雀舞现状

 

  伴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解放了全国各地的少数民族在政治上权利与话语权。为实现民族平等、民族团结而制定的相关政策法规已在全国范围内逐步落实。新中国五十六个民族平等地生活中国广袤无垠的土地上,不同民族与同民族内部越来越团结,不同的民族风俗与文化也在整个社会中广泛传播与迅速发展[6]。由于云南省瑞丽市的孔雀舞在历史发展中得到了较为完整详细的保留,经相关人士整理和总结,孔雀舞在整个傣族地区开始迅速流行起来,成为傣族的重要瑰宝之一。在后来的时间轴里,孔雀舞被热爱舞蹈的民间艺术家进行了多次创造与重塑,一批批崭新的孔雀舞作品逐渐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当中,成为了家喻户晓,在海内外都得以盛名的名作。这其中较有代表性的作品如1717年由金明导演,中央歌舞团表演的傣族女子团体舞《孔雀舞》[7]。在德宏瑞丽自学后,金明创作的孔雀舞形象极为柔美,令人眼前一亮,这个作品获得了多个国际重大奖项,比如在莫斯科世界青年节荣获国际金奖。还有一批民间艺术家们则编排创作了“单人”、“双人”孔雀舞等,这其中较有代表性的如毛相老师创作表演的《孔雀舞二人行》,也在国际青年节上获得了二等奖。由于作品一炮而红,毛老师一举成为当时瑞丽人民最为崇拜的民间舞者,为表其对他的喜爱程度,人民将他称作“瑞丽大学舞蹈大师”。伴随着文化大革命接近尾声,十年历受风吹雨打的傣族孔雀舞重振旗鼓,卷土重来,再次在社会上掀起了一阵热潮。这段时间内,在国际上都享有其名的傣族舞蹈家刀美兰以及编舞老师刘金虎共同创作了以“重生”的喜悦为舞蹈灵魂的傣族孔雀舞——金孔雀。该作品在1980年中国第一届全国舞蹈竞赛中,斩获导演二等奖[7]。

 

  随着中国社会的蓬勃发展,我们迎来了改革开放,在这期间,傣族民间孔雀舞也迈开了崭新的步伐,迎来了属于孔雀舞的“春天”,一部部家喻户晓的作品不断涌现,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势态,成为傣族孔雀舞发展的高潮。1986年,一部傣族舞神作横空出世,这就是由著名的中国云南本土舞蹈家——杨丽萍所编舞、表演的女性独舞——《鸟的精神》,这部作品以现代舞的方法将孔雀的唯美姿态活灵活现的呈现在我们眼前,并通过优雅的舞姿为观众们完美诠释了孔雀被傣族人民誉为“神鸟”的原因[6]。整部作品将孔雀的神态、动作表现得栩栩如生、淋漓尽致。孔雀为自己梳理羽毛、孔雀开屏的优雅神态在这支舞蹈中都得到了完美的体现。并在第二届中国舞蹈竞赛中斩获表演金奖、导演金奖两个最高奖项,被列入云南原生态舞剧——《云南映象》的主要剧目之一,无数次代表中国走向世界,在国外参加大型表演与展览,不仅向更多国外观众献上优美舞姿,更为中国的舞蹈文化走向世界奠定了坚实基础,为中国舞蹈的发展打开了新大门[7]。

 

  (二)瑞丽孔雀舞发展趋势

 

  由于瑞丽傣族悠久的发展历史和多样的民族特色,瑞丽傣族孔雀舞文化内涵越来越丰富,已经与古时候那种单一的内涵大相径庭。瑞丽人民重视文化发展,他们认为,文化在人类的生存和生活中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文化对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理念等都能够产生重要的影响,人类的生活会伴随着文化的发生发展而变化。从哲学上看,文化决定着人们包括情感、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在内的存在和表达,瑞丽傣族孔雀舞作为一种地域文化符号,有着悠久的发展历史[8]。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历史的步伐日新月异。民族文化交流互融的时代即将到来,孔雀舞作为瑞丽的文化代表之一,其能够对社会产生影响是毋庸置疑的,它的发生与发展与瑞丽傣族人民的社会发展和需要有着脐带般的紧密联系。

 

  二、瑞丽傣族孔雀舞中的身体活动表达

 

  (一)瑞丽傣族孔雀舞中基于原始崇拜表达

 

  对我国最古老的崖画之一——沧源崖画进行仔细研究后可以看书,傣族的“鸟崇拜”文化早在多年以前就已经诞生。哪怕崖画上的内容简洁明了,我们仍然能够观察到鸟类在古代的傣族地区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鸟类对傣族人民来说是一种精神上的崇拜。可以看出,崖画所绘画的手臂上的羽毛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鸟的翅膀,被几个观鸟者包围围观,仿佛在进行某种仪式的表演,以此来将观鸟者的内心深处的感受表现出来,这便是孔雀舞最早的基本形态。古人打扮成鸟,是为了接近神,与神交谈在形式上,他们认为自己可以接近神,所以古人表达了他们的要求或牺牲他们通常打扮成飞禽,通过跳舞的方式去体会他们的灵魂和鸟的躯体,这种形式可以很大程度上幻想与上帝正在进行交谈。这些看似奇怪的行为被后来的人们定义为原始崇拜,故一切参照模仿都是为了能够够好的将人的灵魂融入鸟的躯体,通过鸟的躯体来进行人的正常思维和行动[1]。在傣族人民最初期的崇鸟文化中就能够发现“孔雀舞”的起源以及被确立,经过了数千年的演变发展,孔雀舞的表现形式不再是以千年前在祭祀、祈福活动的形式出现,但孔雀舞的来源是与原始崇拜——古代傣族的鸟类崇拜文化密不可分的,这就好似鱼离不开水,人类生存离不开空气一般。

 

  (二)基于佛教信仰表达

 

  1000多年前,南方佛教传入傣族地区。此时,傣族人民内心已经具备了崇高的原始崇拜信仰。佛教想要在傣族地区生存和发展下去,就必须做到详细了解傣族人民的心理需要、精神需要和信仰需要是怎样出现并形成的。因此,佛教在详细查阅了在古人留下的相关史书后,了解到傣族人民将孔雀视为“神鸟”,于是将孔雀的形象植入佛教文化当中。其中最著名的两个孔雀形象的体现当属神鸟“金娜拉”和“金娜丽”了,他们分别代表了男女两种性别,分别围绕在佛陀身边,忠实的守护着佛。著名的佛教孔雀王,也是以孔雀作为基本形象而衍生出来的。佛教人士将孔雀形象植入佛教文化这一举措正好与傣族人民崇拜、尊重孔雀的精神信仰相符合。由此可见,后世孔雀舞的表达形式中或多或少能够看出佛教的影响也是情有可原的[12]。传统孔雀舞似乎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同时也继承了原始崇拜时期的祭祀功能。可见,传统的孔雀舞不仅模仿了佛祖周围的神鸟形象,也反映了表演者想要接近佛陀对话的心理状态。

 

  (三)基于生态环境表达

 

  瑞丽属南亚热带季风性气候,在植被资源极为丰富的雨林中,傣族喜爱生活在大自然中的孔雀,不难发现,孔雀的舞蹈清晰地反映了森林中聪明的孔雀。孔雀的头舞相对简单,当眼睛固定在手或脚的方向时,通常会转向,更多的是眼睛的表情和面部表情,体现了孔雀的尊严、敏感等优雅气质。传统的孔雀舞模仿孔雀的生理习性,孔雀舞各部分的编排融入了傣族的地方神话,这使得孔雀舞更有意义。从一个只模仿孔雀舞形式的行为,到于一体的舞蹈形成,傣族对孔雀舞的信仰体现了傣族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渴望[19]。除了体现了傣族民间神话外,也是傣族生态环境的影响是不可分割的,孔雀嘴是傣族人以食为食的身体姿势。这就是傣族人对跳舞有一种崇拜的原因。模仿孔雀的嘴部动作更感人,他们更感激孔雀。在孔雀运动中,孔雀的创造和模仿是孔雀生活的结果[19]。

 

  (四)瑞丽傣族孔雀舞中基于原始崇拜表达

 

  傣族孔雀舞从起源到发展到今天,在表演形式上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在古代傣族,“孔雀舞”是用来祭祀的,祭祀杖通常是由男人伪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孔雀舞是男子表演,直到“召树屯”编成舞蹈这出戏里有孔雀公主的角色。在此期间,孔雀舞女性的角色开始增加,但男性仍然占主导地位。70年代“刀美兰”老师主编创造了金孔雀,一个完全由女性扮演的戏剧。这是傣族的孔雀舞有些男人会同时向男男女女过渡,甚至只会向女性过渡[15]。然而,在传统的傣族孔雀在舞蹈形式上,男人仍然是主角,孔雀舞的传承者都是男人,这也是傣族人民基于对传统文化的尊崇与敬畏所创造出来的。由此可见,傣族孔雀舞从一开始并非是人们今天所能看到的极具柔美形态女性舞蹈,而是由男性创造和表演而逐渐形成的[16]。

 

  究其原因,首先是男性在祭祀中扮演着祭祀主要人物角色,由于孔雀舞的普遍性、英雄主义,以及非常强烈的感染能力,孔雀舞的细节动作需要大量的身体摇摆来作为支撑,所用到的力度也很大,这样才能够进行祭祀活动。其次,孔雀舞是基于孔雀的形态特征而创造出来的:雄性孔雀在展示自己时会自动打开尾部的屏风,也只有雄性孔雀才具有色彩极其艳丽的扇形尾部。在整个社会的历史发展中人们开始改变了审美,女性所表演的孔雀舞融入了女性的自身特色,例如柔美、优雅、等特点,能够更好的展示女性纤柔的身体线条[12]。因此,传统的傣族孔雀舞和小孔雀舞现在是共存状态的一部分,它们之间相辅相成、和谐共生、缺一不可,在对舞蹈的阐述上既有异处,也有相同。相关研究表明,男性在日常生活中的运动项目偏向休闲自由和自然大胆,在傣族人民居住部落村寨里具备一定的异性吸引能力,男性本身固有的领导能力加强了部落中村民们的凝聚力和团结力。所以,最先跳起孔雀舞的是男性,男性是孔雀舞产生的起源。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傣族人民聚居的地方,总是具有充足丰富的自然资源,非常适合孔雀的生存和生活因此,表演者能够最大限度的对孔雀的生活习性和神态特征进行观察和学习模仿,例如孔雀的奔跑、进食、行走、开屏等,并且用自己的身体来将自己观察到的孔雀日常动作进行表达。在观察孔雀生活习性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雄性孔雀在对自己心仪的雌性孔雀求爱时,会将自己尾部的漂亮羽毛全部展开并剧烈抖动,这就称之为孔雀开屏,通过该动作来吸引心仪对象的注意和回应[1]。这也从侧面说明孔雀舞是有男性作舞而产生的。在孔雀舞的传统形象中,因为表演者需要携带孔雀的象征身体的框架和背上有孔雀羽毛的竹竿的框架很重在恶劣条件下模仿孔雀的动作是不容易的。综上所述,我们可以肯定,男性是孔雀舞的发明创造着,是孔雀舞的起源。

 

  孔雀舞的基础动作也是由人类创造和表演的,传统的孔雀舞与孔雀的形态更为相似,将孔雀作为孔雀舞的原始形象,而不是将其拟人化。看似原生态氛围浓厚,艺术性强,但相较现代孔雀舞还是存在略微差异,不可忽略的是,种孔雀舞更能受到人们的喜爱与欢迎,因为只有真正贴近自然的才能得到更多人的传播与传承。建国初期,双人孔雀舞逐渐出现。这也是从最初的只有男性表演孔雀舞过渡到有女性参与创作与表演。在女性的表演服装上绣上孔雀羽毛做装饰是一个重大的突破,因为众所周知,只有雄性孔雀的尾部才有色彩艳丽的羽毛,雌性孔雀的尾部色彩较为单一。因此,此时的双孔雀舞表演更具艺术性。大多数表演是指一男一女两孔雀的狩猎、欢乐甚至人格化的爱情故事,而孔雀与女性的舞蹈表演不再只是简单的模仿孔雀的神情与体态式,更在舞蹈中增加了神话色彩,在孔雀舞已被大众熟知的今天,男性代表雄孔雀,女人扮演雌孔雀,这是男子气概与女性柔情的相结合,这是勇敢刚毅与温润优雅的碰撞。

 

  七十年代期间,著名舞蹈家刀美兰老师创作了舞蹈——《金色的孔雀》,这个阶段的孔雀舞动作表演得更加流畅,舞蹈中充分表现了女性的柔美与优雅,女性角色在舞蹈中的地位变得更加突出,平衡了以往只有男性孔雀舞的豪迈,使得舞蹈中有了刚与柔的平衡,这也从侧面说明,在社会不断发展进步的势态下,女性的社会地位得到了很大的提升,开始以自立自强的姿态登上社会舞台,这也使得民间艺术、民族文化更加丰富多元。



知网查重福礼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登录

x
客服QQ 返回顶部